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流動中的和平 -SongYa

  • 流動中的和平  -SongYa
     

    流動中的和平  -SongYa

     

    打開最近的 媒體,常常不經意的就有一種無奈的憤慨或是陰鬱的誨黯情緒產生。心不斷的被一些令人不快的訊息強烈地撞擊,可能是因為對大環境的無奈,也可能是政府對於弱 勢的不重視而憤慨;是驚駭於南亞再次發生的強震、大自然的反撲,擔心著數以萬計人們的生存;又或者是對於國際局勢的緊張、經濟的慘澹……一層又一層的灰, 在心中不斷堆疊,一層還未消失,另一層又迅雷不及掩耳地蓋上。只是日子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然而卻總有一抹沉甸甸的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更應該緊抓住生命、生活中的美好,挖掘日常生活中的小確幸,更用心努力的活著,來驅離纏繞在心中的負面能量!

    本次專欄要介紹的插畫家,其插畫風格就充滿著對於生活,對於愛,對於美好以及對於未來滿懷希望的氛圍,療育系插畫中的繪本女王 岩崎知弘(Iwasaki Chihiro)女士。
     
     
         
     
     

    若是喜愛兒童繪本的人,應該對於這插畫相當熟悉,可能說不出插畫家的名字,然而她所創造的畫面,清麗恬淡中又帶著溫暖與流動感的水彩風格,卻總是讓人過目不忘。

    岩崎知弘(1918-1974) 逝世近40年,在兒童繪本中卻仍處於不敗的地位,作品至今仍不斷被出版,並且擁有廣大的粉絲群。知弘自小就展現相當的繪畫天份,於青少年時就學習油畫和素 描,並曾入選女子西畫展,十八歲時開始學習書法。因紙畫劇「母親的故事」而開始了專業畫家之路。而她將自己所學習的技法融會貫通,以西方水彩揉合了水墨繪 畫,鑽研出岩崎知弘獨特的風格,得以表現畫面細膩的感情氛圍。獨特的畫風獲得多面獎項,包含著名的波隆那國際兒童圖書展Graphic獎,以及德國萊比錫 國際圖書設計展銅牌獎……等。
     
     
         
     
     

    知弘在不算長的一生中,不斷在創作中傳遞渴望 和平與幸福,以及「生命無價」的主題。最為人熟知的便是在她的畫作中都以兒童作為繪畫主角。這是由於知弘少女時期遭逢第二次世界大戰,親眼見到無數兒童成 為戰爭孤兒或是戰火下的冤魂,因此非常痛惡戰爭。岩崎知弘最有名的遺言,就是:「給世界所有的兒童和平與幸福。」她融合了當母親的觀察經驗和自己童年的回 憶,畫筆下的孩童看起來都純真可愛、生機盎然,更有著獨特的表情和思想。

    岩崎知弘透過描繪小生命的光輝,藉此訴說和平的寶貴,而我們則能夠也透過她的畫,重新感知生命中的美好,以及對未來抱持希望的信心。
     
     
     

    以下截錄至 <講談社> 1972年


    成為大人這件事  岩崎知弘1918-1973 (游珮芸譯)


    人們常常談論著年輕的時候,特別是女人青春的時候是如何美麗,似乎沒有比青春年華更令人羨慕的事了。然而,我回顧自己當小姐的年代,卻從沒有想過要回到過 去。並不是因為我年輕的時期特別不幸。除了戰爭的時期,基本上我還算是過著一般所謂幸福的日子。我可以學習喜歡的繪畫,也享受了音樂的美好,也常常運動玩 耍。然而,對於張羅支撐生活的父母的辛勞,卻不太能體會,凡事都想得很單純,簡單的處理,甚至對人失禮也不自知,很多事也只是附和大家的想法,現在想起 來,真是少不經事。

    所以,即便當時的我穿起鍾愛的桃色衣服是那麼映面,戴起漂亮蝴蝶結的帽子是那麼可愛,我仍不願意回到過去。更別提那個時候,我只會畫一些技巧內容拙劣的畫,要我回到當時,簡直就像自殺。

     
     

    當然,現在的我並不是就變得多麼了不起。但是我覺得至少比年輕當時好一些。而變成「好一些」卻是我花了二十年以上的光陰,一步步辛勞地耕耘努力後的成果。多少次的失敗、多少冷汗直流的過往......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經驗。我怎麼會想回到從前呢?

    然而,當我一步步慢慢前進,一路做著自己想做的工作,卻不可思議的體驗到活在這世上的價值。年輕的時候, 即使快樂的玩耍,偶爾會有一陣空虛地風從心頭掠過。即使被父母真摯的寵愛著,卻會專挑父母的小缺點而無法原諒。現在,我站在相反的立場,我愛著像極了我年 輕時滿是缺點的兒子,我珍愛老是惹麻煩的丈夫,對於半身不遂的母親,我想盡辦法盡自己的心力。

    這一定是因為我以自己的力量走過人生,成為大人的緣故吧!

    我認為所謂的大人,就是有再多的辛勞,也可以從自己出發先去付出、先去愛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