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愛現在的孩子,愛過去的自己 Bunny

  • 愛現在的孩子,愛過去的自己   Bunny

     

     

     

    愛現在的孩子,愛過去的自己      

    Bunny

     

     

        近來Bunny的一位好朋友時常帶著她們家的孩子與她一同出門赴約,所以Bunny總有很多機會能見到這位可愛的小女生。我想大家都有個共同的經驗,有時在路上不時的會遇到一些哭鬧不止的孩子,這時不論場景是在馬路邊、餐廳裡或是大眾運輸工具中,總免不了民眾的側目,有時這些哭鬧的孩子像是永不會停止似的,有的媽媽會對著大家一臉歉意並且滿臉無奈也無法制止,而有的媽媽則是勃然大怒跟著大聲叫罵孩子。不知道大家對於這樣的場景,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是認為這個孩子實在太難管教?還是認為這位媽媽管教孩子的方式有問題?

     

        其實Bunny對於友人的孩子如此印象深刻是有原因的,因為多次的見面機會之下,我從未看過這個孩子哭叫或者是鬧脾氣。於是有一次我終於忍不住問了我親愛的朋友,他們家的孩子怎麼這麼乖巧,從來也沒見過她哭鬧?我親愛的朋友其實是一位在婦產科工作的護士長,她面帶微笑的告訴我:「如果孩子從小就給予足夠的關懷,和適時、適當的滿足,他自然不會因為不安而不段的用哭鬧的方式來達到他們的要求啊!」霎時,我恍然大悟,是啊,原來就是最基本的安全與滿足的需求啊!

     

     

        「生產是人類最原始的創傷-最初的痛、最初的恐懼與最初的分離」(Otto Rank & Siegfried Bernfeld)。Bunny一直很喜歡這個說法,生產是孩子面臨的第一次分離,「胎兒感受到產道的擠壓與周圍溫度的變化,而母親也感受到子宮從孕育生命到空無一物的過程」,這樣的疼痛之於母親;分離之於嬰孩,降生到這個世上的過程,也許就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第一個課題-「分離」。

     

        「怨憎會、愛別離」,意指人「對於怨憎或嫌忌的人事物,無法避越會因此感到痛苦,或者是與所愛別離之苦」這些都是令人感到苦痛的原由之一,但不論是哪一種苦,可怕的都不是事件或者分離本身,痛苦都是由人心的恐懼與不安而生的。

     

     

       然而這些哭鬧與不安的情緒在美國的孩童攝影師Tracy Raver是看不到的,Tracy Raver的攝影作品多和她的雙胞胎妹妹Kelley 一起合作拍攝,她們所照片裡面,最受注目的大概就是這一系列的新生兒作品了。照片中的嬰孩們,每一個都像是徜徉在母親的子宮裡那邊安詳與寧靜。不過多數人最大的疑問是,如何能讓新生兒在如此安寧的狀態之下,拍攝出這些作品?原理再簡單不過,在每次拍攝前Tracy 會特別請孩子的媽媽們讓孩子吃飽喝足,在一個舒適安穩的狀態下,寶寶入熟睡狀態,此時Tracy 才會開始觀察熟睡的寶寶們,並且調整他們的姿勢開始拍攝。

     

     

     

        嬰孩的安全需求,其實並非真正單純的生理滿足,舉個例子來說,經過實驗證明,每天撫摸、呵護嬰兒,與嬰孩的身體溝通,能夠降低嬰孩的死亡率,這便是由德國所傳來的,所謂的「溫柔看護」法。根據這樣的概念,專家史密斯更進一步舉證最近的研究顯示,「如果對剛出生的嬰兒每天三次,每次進行四十五分鐘的全身按摩,那麼在沒有多吃的情形下,也會比同時期出生卻未接受按摩的嬰兒,增加45%的體重,這些成長的好處都來自於按摩所引起的良性新陳代謝。」身心的彼此影響,事實上可能都只是我們未曾注意到的小細節,但這些關懷與安撫對每一個孩子來說,卻是意義非凡的。

     

     

        其實想想,或許孩子想要的不過就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滿足與安全,不應該說孩子,其實是每一個人,不管年老或年少,我們都需要被關懷與滿足的。出生的第一步是分離,那麼勢必我們要學會面對「孤獨」,但孤獨並非孤絕,而是體會在人群之中獨立又共體的存在,獨立是要我們不被依賴而產生的總總求不得所苦,共體又是要我們在一種適度的扶持關係裡得到支持與關愛。

     

     

        我們都會說孩童時代的願望總比成人之前簡單許多,我想是因為孩子們的心還沒有這麼大的空洞與欲求,正如老子所言:「含德之厚者,比於赤子」。他們帶著出生最純然的姿態來到世上,那是上天給予我們每個人公平的禮物。

     

     

        如果,如果,如果現在的你因為生命的種種問題而感到苦痛,如果現在的你因為心中的不安與情緒感到起伏不定,看看那些孩子吧,那都是我們曾經的起點,若是這些心緒與難關令你感同身受,那麼愛那些孩子吧,我們都曾擁有他們的模樣,有一天他們也會變成我們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