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形成而非生成 Bunny

  • 形成而非生成   Bunny

     

     

    形成而非生成                           Bunny

     

      Angela Lynn Fraleigh,生於南卡羅來納州,擁有耶魯及波士頓大學相關的藝術繪畫學位,現居於紐約布魯克林。有人說她的作品充滿戲劇性,大多關於愛情,孤獨與靈魂的故事,也有人說她的作品其實充滿性別階級矛盾的色彩,充分表現了女性在父權體制之下被壓抑的樣貌。

     

        我想繪畫的主題與思想的表達從來都是多層次的,就如同Angela所說的,關於繪畫和意念的表達,其實並不只是關乎個人,而是反映出更多層面更多人的故事。當然對於一件作品想表達的概念,每個人都會帶著自己的解讀和創作者本身激發出不同的火花,Angela的作品對於Bunny來說,確實存在深刻的女性意識。在這裡,Bunny並不想用「女性主義」這個詞彙,而是以「女性意識」。如此用法是因為,女性主義之於現代,總讓我有種被廣泛運用卻不得其義的感覺,當我們高喊著性別意識抬頭的同時,爭論的問題點卻仍然極為相似,家庭分工的平等,男女本質的討論,父權的壓迫等等……,當然Bunny從未否認女性主義的存在性與重要性,指是對於女性主義一詞衍生至今被濫用的程度感到困惑。

     

     

        Angela的畫作當中存在了許多模糊的空間,五官不全的的女性臉孔,被不知名的雙手所禁錮,掙扎或漠然的眼神,甚至是沒有臉孔而只有女性身軀的畫面,似乎都在說著一個個女人的自體被抹去或曖昧不清的身分地位。

     

     

        女性主義的流派,從最早期的自由女性主義,到社會、馬克斯女性主義延伸到存在女性主義而後的基進派、精神分析學派等等…,爭取的不外乎是權力的對等、自由或者是對於女性本質的肯定與存在的價值性,漫長的女性抗爭史,就像是一部濃縮的生命成長史,面對每一個課題的時候,都需要以不同的方式應對。如果一個人在法律上沒有權力,那麼便該爭取法律權益,如果他/她在經濟只能依賴他者,那麼便講求經濟獨立的可能性,面對自我的不確定時,並積極尋找自我並且驗證自我,何者匱乏便由何去去尋求解答,何處欠缺便由何處著手。

     

     

        如果從這樣的觀點來看,面對自身權益或者自我尋找的過程來看,Bunny看來,不論男人、女人,大人、孩童,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話說到這裡,Bunny並不是要提倡一個「無性」個概念,性別存在於這個社會已經是不能抽離的一個脈絡,以現實生活層面來說,它確實對於每一個個體(每一個人)有著不同的影響。但是在這邊Bunny想與大家討論的,是關於每一個「人」生命的追求過程,又或者是說身為一個「人」,我們所爭取或追尋的似乎相差不遠,指是在於後天社會的差異,而讓起跑點與待遇有所差別。

     

     

     

     

        我 時常在想,不論是法律條文、倫理道德、宗教神話、傳統習俗幾乎都有一個相同的目的,便是告訴我們「如何做人」?法律用條文規定人們,什麼能做,什麼不能 做,用這些規範告訴人們何種行為是錯誤的,那些行為是每個人都受到保障的;倫理道德則在一個人性的出發點來告訴大眾,可為與不可為,良知良能是標準尺,過 分、踰矩的行為則會受到良心的譴責;宗教神話用天堂與地獄來告誡世人,因果的關係,好人有好報,惡人自有應受的下場,並且用種種神話故事反應善惡所受的果 報如何;傳統習俗也是以一種約定俗成的教養方式,來默化人們種種行為的意義,例如生命的禮俗(婚禮、喪禮),是用這些習俗的洗禮來告訴每個人生命歷程的樣貌。

     

     

        是 不是,其實每一種方式都在用不同的語言和形式告訴人們,如何「做人」。如果依照西蒙 波娃的說法便是:「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形成的」,那麼我也想說:「男人也不是生成的,而是形成的」,更精確的說:「人都非生成的,而是形成的」。因為初 生下來的每個生命,許多事情並非不學自會,「學習」是一個必然的歷程,只是學好、學壞,學著當男人或者學著當女人,但都不違背他「是人」的本質。從來都沒 有優劣之分,而是個人特質不同與生命課題不同的原故,因此可能同樣都是女人的人有著類似的課題(如:男女不平等的待遇),但也擁有不同的際遇(遇見了尊重女性的男性朋友或者丈夫), 則造就了不同的性格與不同的特質。所以「衝突」不是必然,而是認清彼此不同的源頭和自己的獨特才是必須與必要,「女人」當然沒有原罪也不差人一等,問題出 在「做女人」的標準不一而讓人產生掙扎與困惑,相對的「男人」也是如此,男人並非天生優越也不等於權力,而是「做男人」的社會架構帶來了一連串的問題。因 此,女人們,在高呼男女不平等的同時,是否也想過自己就已經把自身放在較弱者的位置,畫地自限了,自然永遠感到不公與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