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草根紅通通 ---Song Ya

  • 草根紅通通 ---Song Ya

     

     

    草根紅通通 ---Song Ya

    不知大家年假假期過得如何?有沒有好好休息,或到哪些風景名勝去遊玩呢?今年的過年有著好天氣,感覺會是生氣蓬勃的一年,也希望明媚的氣象為大家帶來了好心情。

    新的一年,新的氣象,在先前一連串以「時尚」作為主軸的創作者介紹專欄,不知道有沒有為各位帶來什麼樣創作上的激盪或生活上的想法呢?而接下來,Song Ya想轉換一下介紹人物的重心,以較為質樸、趣味,或與環境相關聯的創作者跟大家分享。

    台灣的國片市場似乎在近幾年有了相當不錯的起色,而賣作的電影也恰巧多與較具草根性的次文化主題為主,像是以夜市人生為主題的 「雞排英雄」、台灣早期角頭文化的「艋舺」、顛覆民俗信仰形象的「陣頭」,以及最近相當熱門的喜劇國片「大尾鱸鰻」,劇中大量使用日常生活常能聽到的口頭 粗俗用語與雙關詞來製造笑果,顯示具有本土特色與庶民特質的藝術性以及娛樂性漸漸開始受到大眾關注。

     

    本期所要介紹的創作者,雖與電影沒有什麼關係,但他的一生卻也就如同一齣電影般帶著許多不可思議和那麼一點電影散場後的不勝唏噓。

    如果你曾到過台中的彩紅眷村,是否被那一整片繽紛的街道、牆面與路面所吸引,這是出自素人畫家黃永阜的作品,然而Song Ya所要介紹的創作者,發跡的時間比他更早,他在民國70年間一度大鳴大放,他是曾被美譽為「東方畢卡索」的靈異畫家 洪通。
     

    有關於洪通的生平,網路上其實就能查找到不少資料,他在台灣的藝術史中具有特殊意義,在鄉土藝術中代表著一定的地位,美術 教材中也不乏出現他的名字,然而非本科出身的洪通,在一般正規美術教育下的評價相當兩極。他倚著天賦異稟的「靈感」創作,豐富的用色以及看似神秘的文字畫 成為具有強烈特色的個人繪畫風格。曾經當過乩童的洪通,繪畫型式明顯受到地方宗教的影響,民俗豔麗的色彩與不受侷限的線條比例呈現相當童趣的畫面。

    洪通的一生說起來相當戲劇性,自幼貧困沒上過學,卻在50歲時突然對繪畫產生興趣而一舉投入創作,儘管生活困苦,卻堅持不斷繪 畫,終於在一次非正式展覽中被媒體大肆報導,突然一夕爆紅,人雖成名但他卻堅持不賣畫,然後當媒體熱潮退燒,他依舊過著貧苦的生活持續創作,直到臨終前他 一共創作了300多幅作品。

     

    洪通的突然竄起始於媒體也終於媒體,當然他的成名原因或多或少也與當時的社會局勢有部分關係,在一片親美浪潮中對本土文化 的反思,然而Song Ya在此就不多著墨。我想,畫畫對很多人來說原本就是為了一種心情上的抒發,當然或許有些人在先天上就是對美有特別的敏銳度和天賦,然而不論是否符合美學 的基礎理論,不管構圖是否完整、畫面是否對稱,我想這些都不影響拿起畫筆然後隨意揮灑得快樂。因此我往往不想也不喜用嚴謹的觀點去評斷,看了舒服,喜歡就 是喜歡再自然不過,畫畫就像唱歌、跳舞,回歸到最單純的狀態,也許就是最直接動人,最符合「美」的形式了。

    洪通語錄---
    「我的畫是給人看趣味的。用頭腦去欣賞的。」
    「我的畫是一家人,不能被分散,要一起收藏。」
    「是這樣的,我看到小鳥在啄地上的樹葉,我覺得很可愛,就把它畫了下來。我又看到小鳥在啄池塘裡的魚,所以也把它畫下來,就是這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