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畫界老頑童 ---Song Ya

  • 畫界老頑童 ---Song Ya

    畫界老頑童 ---Song Ya

    我想,不用Song Ya多說,相信很多人光是看到這可愛的小鳥就知道本期專欄所要介紹畫家是誰了,沒錯,他便是這可愛的婆憂鳥的創作者 劉其偉 先生。

    劉老是Song Ya非常喜愛的台灣藝術創作者,純樸自然的風格深得人心,Song Ya記得第一次進到美術館看劉其偉先生的畫作時才幼稚園的年紀,但是那可愛的婆憂鳥家族卻就在我小小的心靈裡留下了強烈無法抹滅的印象。

     

    關於劉老的生平以及畫作研究相信無論是一般藝術相關書籍或是網路上隨便就能查到千百筆資訊,而若是同樣在學習過程中有上過台灣美術類課程的朋友也絕對不會錯過他。

    維基百科上對於劉老的簡介:「劉其偉(1912年8月25日-2002年4月13日),中華民國知名畫家兼人類學家,以水彩畫 和混合媒材作品備受喜愛。其畫作產量豐富,晚年將多數作品捐贈給美術館。劉其偉以探險非洲、大洋洲和婆羅洲等地和探索原始藝術著名,有畫壇老頑童之稱,在 台灣畫壇經常尊稱他為『劉老。』其一生關注於藝術人類學和原民文化田野調查,持續出版相關著作,致力以藝術推廣其對大自然的熱愛和自然生態保育。」

    劉其偉先生與前一期Song Ya所介紹的洪通雖然都是台灣本土畫家,也都未經師承自成一格,然而在創作上卻顯而易見有相當大的不同,若說靈異畫師洪通的畫是抒發心靈的想像,是個人靈 魂探索的「原鄉藝術」,那麼劉老的畫則強力的表達了他對自然、動物,以及生命熱愛「原始美學」。靠著自學就將水彩揮灑的爐火純青的劉老,儘管在繪畫上受到 了藝界強烈肯定,然而他卻認為學習美術沒有師承可能會更好。因為自學可以不受學院的規範所束縛,在創作上,取材既可廣泛,表現也更為自由。

    如此一番說法,也可以表現在他的創作歷程上,他曾說到:「一個藝術追求者,應該有勇氣多方面嘗試。就拿水彩畫紙為例,不管什麼 紙,我都試過。自己作品好壞,要個人真誠的感覺而定,因為藝術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我反對太保守,試一試總不會有什麼壞處吧?」劉老的的創作題材,與他得生 命和生活經驗息息相關,他既是藝術創作者,還同是保育代言人、原始探險家、人類文化研究者,如果你也能認同藝術行為就如人生教養、創作靈感、衝動與迷 狂……等等,只有從原始社會背景,例如信仰、野性、風習、神話、造形……等等活動中去觀察,那麼,你就更能貼近劉老的探險人生了,其終極的訴求就是 「愛」。

     

    他曾經表示過:「生存對我來說,就是無止境的挑戰。我一直奮鬥不懈,從來沒有享受過清閒的滋味。每天,都是整裝待發的狀 態。從來沒有走過平平坦坦、無風無浪的路,坎坷和挫折讓我更堅強。我不會逃避現實,而是勇敢面對。在跨越困難之際,失敗與成功交會的時刻,人會被激發出更 大的生命力。」

    在劉其偉的墓誌銘中,有以下的文字:

    「生命實踐者,為生存而奮鬥」

    「工程師、藝術家、作家、人類學家、探險家」

    「保育生態、熱愛生命、珍惜資源」

    可說是為他的一生,寫下了完美的句點。

    劉老語錄:
    「繪畫中的實際和理論,或技巧與精神,是必相輔而行;如果你要把生命賦予在你作品之中,它的力量,唯有從讀書中才能陶冶出來。」

    「沒有思想做基礎,僅靠熟練技巧的繪畫,是不可能稱為藝術的。」

    「學習繪畫,在思想上所下的工夫越多,則靈感的出現機會也愈多;感情越豐富,作品的內涵也越深。同時,也唯有這種『思想』的作品,才能擺脫庸俗,表現出『真理』、『完整』與『自由』。」

    「一個小女孩寫的家書也可以是一篇感人的文章,或許文字並不流暢,但字裡行間真情流露,足以令觀者動容。繪畫亦然,最重要的不是技巧,而是如何傳遞一份真摰與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