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寫作的藍圖:從製作自己的房間開始

3已有 180 次閱讀  2017-02-08 17:32

從小說洞悉生活百態

與凌明玉相約在圖書館對面的咖啡廳裡見面,她抱著一疊書本從從容容的走進來,相談之下發現,原來她也正在為雜誌撰寫著採訪文章,閱讀受訪者的書籍是她梳理受訪者的一種方式。

 

書寫如呼吸般自然
    回憶幼年時期,因為母親工作繁忙,每年寒暑假都會回外婆家住上一陣子。外婆家是水果的經銷商,到處都是裝水果的紙箱,紙箱是她的專屬祕密基地,她喜歡待在祕密基地裡面,有時打盹,有時閱讀那覆蓋在水果上面的報紙。以前的報紙只有三張,唯一彩色的全開副刊就成了她的蒐集小物,她小心翼翼的把全店副刊蒐集成冊,好似今日的剪貼簿,小小年紀已經有蒐集的習慣。當時只覺得裡面有許多有趣的故事,躺在紙箱裡看這些有趣的故事文章是最大的享受,雖然有些內容看不懂,卻也都囫圇吞棗的吸收下來,這是她記憶所及的文學啟蒙。直到高二時,才讓她認為自己真正會寫小說,卻也如呼吸般自然地發生。當時的高中生每週都要寫一篇週記,她突發奇想,將其中的心得欄拿來寫連載小說,直到寫到第六篇時,老師認為她是抄襲別人的作品,責備她身為學藝股長,週記為何不好好寫,她當下非常生氣,就把所有發表的文章以及自己得獎文章的剪貼簿帶去學校給老師看,證明所有的文章是出自自己之手,也因為此事件,老師就開始猛力的栽培她,鼓勵她去投校刊和《高青文萃》。現在回想起這件事情,反而成為另一種甜蜜的回憶。

    二專畢業就開始工作以分擔家計,一直到來了台北,凌明玉發現有許多藝文資訊、講座與寫作班……等,那時才慢慢重新接觸寫作。寫作班上課後,發現自己有許多不足的地方,開始覺得自己不會寫文章,交不出滿意的作品,可是得知許多書單,因此,開始閱讀這些書籍,只要老師提到就盡量拿來讀。後來,為了授課演講的專題,她也重新進行閱讀計劃,過去,因為閱讀的文章不一定完全讀懂,現在再回頭去閱讀發現,比較能理解文學作品為何會這樣表現。

不是中文系出身的她,沒有學院體制下的包袱,有著不一樣的知識底蘊去創作,她提到讀商業類讓她在寫小說時,會對於人物心理與外在空間的平衡感更加看重。後來碩士班唸了語創所,則打開她看待文學創作的另一個視野。

 

 

小說體是她最得心應手的書寫方式

    坊間給小朋友閱讀的傳記,絕大部分都偏向類似林肯傳這種名人類型的傳記,凌明玉在十年前早已選擇以小說體的書寫方式來寫名人傳記,截至目前為止,共出版了關於五位漫畫家的兒童書籍,包含波特小姐、宮崎駿……等。在書寫這些漫畫家傳記期間,除了蒐集了國內外眾多資料以外,也有許多都需要經過比對與請人翻譯。讀過她傳記的大、小朋友,從她書中得到感動,因為她讓讀者更深入了解他們最愛的那些漫畫家們。

    除了兒童文學領域,她不能忘情的小說創作,也持續進行,新書《看人臉色》,提及都市的不同族群,七個族群的共通點是與人疏離,獨自侷限在自我空間裡,是現在宅世代的一個現象,在虛擬世界裡擁有不同性格,這些細微現象都存在於她的生活當中。從一個空間中觀察不同人的樣貌或動作,很容易去察覺人的特殊性,她並不是為了寫小說才特意去觀察,對她來說就是像動物的一種本能,時時關注著週遭的一切變化,也造就了一身敏銳的觀察力。自身經歷到的人、事、物,都是寫作的材料。或許,今天聽到不一定會放在現在進行的文章中,如果這件事情具有特殊性,可能幫人物還原她的人生經歷,但是一部分還原過程或許只是作家的想像,想像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那也是小說家的虛構的能力,當對眼前這件事或話語夠敏銳,就可以還原一整場事情的來龍去脈,並且溯源其中的因果關係,寫小說也是如此。


是作家,亦是上班族

    我們身處的環境會產生很多訊息,她會先以紙筆將關鍵字記錄下來,回去後再把這些簡短的話語渲染為500字左右的短文,這些短文會適時地帶入自己作品中。寫小說很多時候是在描寫人,要抓住人的特殊性才會被留下印象。寫小說時間主要都在下午,其餘時間則是處理課程或是去演講,如果晚上有時間,她也會修改文章。有時候,會有不同事情要處理,她也會事先寫好未來的進度,絕對不會懈怠,要求每天寫,每天有一定的進度。固定的生活作息與工作型態,寫做其實也像上班族一樣。家,她最喜歡的創作地點,寫作時聽著不同的音樂,需要資料也能隨時取得,自在且舒服。

    對於生活,她規畫每年都能去旅行,享受著不停移動,那與待在家裡寫小說固定不動形成一種反差,台灣製造原稿,出國修改原稿,長途旅行考驗著她的應變能力,雖然旅行只會帶著原稿一邊修改,但是這是能讓她立刻進入文本也不會影響創作行程的另一種方式。這就是凌明玉靜止和移動之間的寫作節奏。

【金車文學講堂】

講師:凌明玉

講題:寫作的藍圖:從製作自己的房間開始

日期:2017/3/11()14:00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分享 檢舉

評論 (0 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