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何家潁 - 金工複合媒材展【記憶的載體】

已有 5 次閱讀  2019-05-04 18:26

何家潁 - 金工複合媒材展【記憶的載體】
展期:2019/05/11(六) –2019/07/07(日)
開幕:2019/05/11(六)14:30
時間:週二至週日 早上11點至下午6點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承德館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131號4樓
電話:(02)2595 9650
官網:http://www.kingcarart.org.tw/index.php?opt=exhibit&hall=2&id=300

文/黃郁婷、圖/何佳潁


▌記憶的載體  ▌
以兩相異材質:多彩的玻璃與充滿光澤的金屬,將旅行至各地的風景與心情轉化為一件件獨特的作品,成為她另類的旅行記事。


踏入金工的契機

  來到何家潁位於台中的工作室,也是品牌「圓點 original metal studio」的創作基地。與夥伴一同共用的空間位於建築物的頂層,採光通透明亮、用具井然有序地排列於牆面上,在訪談之中了解到何家潁接觸到金工已近十年的時間,在升大學的暑假期間因父親的推薦,開始在職訓局接受金工相關課程的訓練。大學四年除了完成外語科系的學業以外,都在職訓局度過密集的一天八小時的課程訓練,同時在銀樓當一年多的學徒,接受實務訓練,增進自己的鑲嵌技法。並且也順利考到乙級金銀珠寶飾品加工的證照。

  職訓局多年的訓練與練習讓何家潁的金工技法十分扎實,並且在全國技能競賽分區之珠寶金銀細工職類獲得了銀牌與銅牌的佳績。大學四年暑假期間,何家潁選擇到南投草屯工藝所參加工坊進修,第一年參加初階金工工坊,第二年則是進階金工、第三年與第四年為石藝工坊,增進自己對於玉石的了解與創作的應用。在工藝所當中,她逐漸接觸「創作」,開啟了一扇追尋自我的大門。



關於創作與自我

  在大學畢業後,何家潁選擇在不同於金工與本科系畢業的領域工作一年,停下腳步思考未來與方向與目標。幾經思考過後,她仍希望繼續創作並且加強自己在美學與藝術的概念與理解,因此決定報考研究所。2015年進入台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所的金工組,「如何應用所熟悉的金工技法,創作出屬於自己生命的故事與作品。」是在研究所期間所面臨的課題。一直很想去日本看看傳統藝工藝的何家潁,於2017時申請到日本女子美術大學交換,利用不到半年的時間學習日文、一人踏上旅程。

  在日本女子美術大學交換時,她選擇玻璃工藝作為媒材,完全新的領域讓她像是重新開始生活。何家潁也很感謝在日本的指導教授,為她安排了許多課程,度過充實的一年,在這段時間內幾乎將大學部的課程修習完畢,十分充實.即使一開始的文化差異以及語言的限制讓她感到挫折,在學習過程中讓何家潁對於日本傳統玻璃技藝有了新的認識與了解,並在2018年時與系所同學發表成果展。  



風景與美好記憶

  在日本生活的時光裡她內心感到很平靜,接觸玻璃這項新媒材就像是重新出發。她秉持著自己規律而努力的生活,周一至五上課,週六上日文而每周一定會排定行程時間出外遊玩,四處旅行與看展覽,也認識許多同樣是交換生的創作者,大家不同的創作媒材與交流也影響到她對於媒材的接觸,跟著朋友們去聽演講或是看不同的展覽,使她吸收不同創作者的經歷,而這些經歷也發展為自己的創作動力,也讓她有了不一樣的體驗,除了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之外,四處旅行增添何家潁生命不同的色彩與視野,這一年的生活中體會到「創作需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才是她所追求的。

  回到台灣後,她開始思考自己的創作該如何出發,希望能夠保留自己所熟悉的金工加入創作,因此有了將金屬與玻璃進行結合的念頭。在日本的一年,四處旅行接觸不同的人事物,以及各地不同季節的風景與歷史像是留下了影像或是文字於她的生命筆記本當中。而她在一次創作者的分享演講當中,聽到講者提及自身在生活中發覺美好事物時:例如餅乾盒子,便會取其形或一些特質加入作品當中。何家潁將這個經驗分享當中的想法代入自己的創作方式,統整在日本的美好風景與對於人事物的記憶「某些地方有特別的色彩,不同的人有時候像是特別的符碼。」

 

器物與首飾

  這次展覽分為器物、首飾與以錫為主要媒材創作的三個大系列,前二者皆為結合金屬與玻璃。器物組以厚重、不同色彩的玻璃作融塑,玻璃占有大量的比重,材質也較為厚重,以金工作點綴,而在器物組的創作中,玻璃代表著她對於當地的色彩記憶,例如去鎌倉的時候適逢繡球花開季節,她以海藍與綠色作為玻璃的代表色彩,以當時她在日本所撿到貝殼作為發想的符碼進行創作,金工部份以具象的形體為表現,例如仙台的狐狸村、她以金工作成的小狐狸來呈現,結合玻璃與金屬的複合媒材作品。


  首飾組的作品何家潁則結合她在日本的攝影作品,將影像轉印於玻璃上,並將銅、銀等金屬材料透過化學染色,呈現在日本旅行時當下的心境。而第三個系列以錫為主要媒材製作出重複繁複的東西則是她自己最內心的感受,在日本的生活影響到她甚多,何家潁想起當時為了融入生活當中,她也試著學習日本人的語氣與文化,這個過程就好像是一個複製,而這趟旅行的最後也找到了她自己,她將這樣的心得與生活體物轉為創作,作品像是時間的載體,承載著創作者的記憶與時光。
  


分享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