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笨小孩之腦癌篇

2已有 470 次閱讀  2011-11-29 18:21

一個二十三歲男人從床上醒來並且坐在床邊稍坐一下讓自己清醒,而他叫醒了自己的兒子並且叫他去上課。


今天是星期五,感覺上我的頭比以往再發作時痛上好幾倍並且覺得視線有點不清,我在床邊的小桌子拿起止痛藥剝了跟平常一樣劑量的三顆後,我等藥效發作但是我等了一個小時半還是很痛,決定要出門去看醫生,我先跟柯奇醫院掛號,再跟公司請個一天的假。


我準備出門時突然覺得視線不清,我搖搖頭變清晰了,我從十五樓恍神的坐電梯到一樓,當電梯門開啟時我稍微回過神來走過中庭到大門,我走到離家最近的便利商店買個早餐,我也把發票收到我的口袋,三塊的零錢我投到旁邊的救助零錢箱,便利商店前的紅綠燈幫我擋下了一台空的計程車,我跟他說我要到柯奇醫院。


在到達的期間我慢慢的吃著早餐,當手上的麵包漸漸減少到只剩下一個塑膠帶,我繼續想我的創作。


不知不覺的過了數多個紅綠燈也到了目的地,我付了一百三十塊的車費,也跟運將說聲謝謝。


我走到診療間外的座位找個位子坐下,我想我應該會等很久一段時間,我便拿出包包裡我創作時記錄的冊子。


不知不覺的過了好幾個時辰,當叫到我時我把冊子收到包包裡,醫生叫我做完整的檢查,我做了電腦斷層掃瞄、核磁共振攝影、腦波圖以及腦血管攝影。


我坐完後我又在診療室外等,又不知不覺得過了好幾個時辰。


叫到我時我走進一個小小的診療室,醫生很正式的跟我說:「你要有心理準備。」


我只是以為我工作太累,醫生叫我休息。


醫生緩慢的開口說:「你的腦內長了腦癌末期,長活不過兩個月短則隨時,你要選擇治療還是不要……。」


我聽完 後跟 醫師在確認一次,我沒聽錯,我跟醫師說我拒絕治療。


我突然感覺到我的靈魂我的意識就好像被鐵鎚打碎。


我失魂落魄的走出診療室、醫院,我撥通電話給我最好的朋友佳雯以及我的兒子,打完後我坐車回我的住處,回到家後我趴在床上睜大著發呆。


當兒子回到家時他也帶了我另一個好朋友永昇。


我跟我兒子說我長活不過兩個月短則隨時,他有點嚇到,他們商量好後決定留下來照顧我,以免我作出傻事。

過了一個禮拜,我把心裡整理整理,我決定把我的創作作完。

做到其中的一半時,我的眼睛突然變很模糊,頭也一天比一天痛,當時我知道我的癌症已經很嚴重了。


我跟兒子說:「我已經看不太到了。」

他有點哽咽的跟我說:「我可以幫你作些什麼。」

我忍著頭的劇痛跟他說:「我想把我的創作作完,不然對讀者會很抱歉。」

他押住哽咽的聲音說:「你已經這樣了還要把你的創作作完,你為什麼不要把最後的時間好好的過完。」

我回答他:「我不想把我的創作作到一半就不做了。」


我也知道他是很想要幫我好好過完我所剩的時間。


「我知道了,那你答應我要快點作完。」他說


我想我應該等不到那個時候吧!

不知不覺離診斷完已經過了一個月,我的創作也做完了五分之四。

我正要跟他說章節十六時,我突然感到一陣暈眩。

當我醒來時我已經在醫院了。

我聽到我身邊有五六個人哭哭啼啼的。


我跟他們說:「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


其中我聽的出來我哥、姐還有我兒子都在其中。


我等了一下下說:「兒子啊!我要說第十六章的內容了喔!」

他說:「等等,我把筆電開機一下。」

我姊激動的說:「你身體已經這樣了,被病魔折騰的不成人形何不苟延殘喘的過完剩下的時間。」


我哥把我姐帶出去,順便跟我朋友道謝。

又過了兩個禮拜,我的頭痛開始只能以嗎啡止痛了。

我的文章已經寫剩下最後一篇了。

我說第二十章的一半時突然昏睡過去。


兒子跟我說:「你被移到安寧病房了,醫生說你情況很不穩定。」

我跟他說:「事不宜遲,快點把最後一張作完吧!」


我不知道過完多久。

但我只知道我的創作已經做完了。

而我聽到我的兒子還有我的兄弟姐妹們哭哭啼啼的在旁邊,而我聽到其中姐姐說;「原本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被病魔折騰成這樣呢!

而我只跟我的小孩說一句話「笨小孩,爸爸永遠在你身邊」

 

分享 檢舉

評論 (0 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