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驛站系列-心願篇

已有 615 次閱讀  2012-01-02 15:55

01暗戀其實也可以很快樂
第一章
樹勻拿起筆,在牆上的月曆上打上一個X,「又少了一天,也許真的來不及了!」她想著。 
拿了外套就出門,到化粧間後,如昔的為阿厥準備了一套衣服放在衣櫃裡,才又悄悄離開。
阿厥來時,又看到已經幫自己搭配好的衣服!起初還以為是宣傳打理的,但一次,二次,三
次…,已經連續有三個多月了!
宣傳小雅也不懂到底是誰弄的?搭配的衣服的色彩和款式,都很適合阿厥!
阿厥也很納悶,「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麼清楚知道,自己的喜好?」他想著。

小蔚:「今天又是不同的搭配!這個神秘人,真是厲害!不知道明天又有什麼新款式,出現
在他身上!」
樹勻沒說話,只是笑了笑,
「只要他不討厭就夠了!只是…還能為他再準備多久呢?」她想著。
小蔚:「妳猜是不是有人在暗戀他?才會這麼做?」樹勻笑而不答,
阿泰:「道具好了沒?」
小蔚和樹勻才趕緊把東西弄好,都OK後,阿厥才出場,
樹勻在角落靜靜看著,「那雙深沉的眼,是自己一輩子也忘不掉的!」她想著。

休息時,阿厥看了看四周,「奇怪!剛才一直感覺有雙熟悉的眼神,看著自己!到底是誰呢
?」他想著。
小蔚:「別老是一個人吃飯嘛!」樹勻笑了笑沒說話,
小蔚:「你還真是一言千金啊!真服了妳,換作是我,早悶死了!」
樹勻:「有時候話少一些,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小蔚:「話是沒錯!不過,妳真的太安靜了!很容易被別人忽略!」
樹勻:「我本來就很平凡,不是嗎?」
小蔚:「妳真像古代那種不食煙火的人!又是誰一直Call啊,煩死了!不回都不行!」
說完就起身去回電話,
樹勻感覺到有雙眼正盯著自己,便抬起頭一看,心漏跳了一拍,是他!
阿厥正準備走過來時,製作人叫住他!阿厥再回過頭時,那女孩不見了,有些失望!
樹勻靠在門邊,調整剛才起伏的情緒,「他…發現了嗎?應該只是巧合吧!」她想著。
收工後,樹勻就像空氣般的消失在攝影棚內,阿厥找了一會,才放棄的走出大門。

第二章
樹勻回家後,看到牆上的月曆,心又隱隱痛了一下,拿起筆,畫下明天為他準備的衣服款式!
阿厥打開衣櫃,看著一套套的衣服,不自覺的看出了神,彷彿每套衣服都有一個故事,一種心
情!直到電話響起,阿厥才回過神去接,掛上電話後,呆坐在椅子上許久,過了一會才出去!

樹勻畫到一半,才發現沒紙了,帶了錢和雨傘出門。
雨下的好大,樹勻吃力撐著傘走著,突然看到…,
阿厥坐在公園那喝著酒,全身都淋濕了!便走過去替他擋雨,
阿厥抬頭看了一下,樹勻把他手上的啤酒拿走:「你不該喝酒的!」
阿厥:「是嗎?那…我該喝什麼?」樹勻拿出才買的礦泉水給他,
阿厥:「妳是…要我清醒一點,是不是?」
樹勻把傘給他:「趕快回家,小心感冒了!」說完就轉身離開,
阿厥追上去,把傘還給她:「我不需要妳的同情!」
樹勻看了他一眼:「那你就別一副可憐兮兮的,要人同情!」
阿厥:「妳…!算了,妳不會懂的!」說完就把傘丟下走了,
樹勻心痛了一下,淚水也無聲落下!

隔天,阿厥依舊看到新的一套衣服,自嘲的:「真是諷刺!自己喜歡的,理都不理你!自己
沒喜歡過的,卻反而比她對你還好!」
樹勻剛好經過,聽到他說的,心更沉了!
小蔚:「妳真的不用去看醫生嗎?氣色看起來很差!」
樹勻:「沒關係!我趴一下就好!」
小蔚:「好吧!如果真的不舒服,要告訴我!」樹勻勉強笑了笑!

中午休息時,阿厥看了一下,並沒有看見她,便問小蔚:「請問,妳另一位同事呢?」
小蔚有些訝異的:「你是指…,樹勻嗎?」
阿厥:「應該是吧!我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小蔚:「那倒是!她一向都獨來獨往的!而且不是普通的“安靜”!」
阿厥:「她今天沒來嗎?」
小蔚:「她人不舒服,已經請假回去了!你…找她有事嗎?」
阿厥:「昨天…她看到我沒帶傘,就把傘借給我,所以我想把傘還給她!」
小蔚愣了一下,「這不像樹勻的作風,她很少跟陌生人打交道,除非…」她有些明白了!
阿厥:「我改天在還給她好了,謝謝妳!」說完就要走,
小蔚:「請等一下!」
阿厥回過頭:「還有事嗎?」
小蔚把紙拿給他:「這是樹勻家的地址!想麻煩你替我去一趟,看樹勻有沒有好一些?」
阿厥看了她一眼:「我會的!謝謝妳!」說完就離開,
小蔚笑了笑,「希望他能打開樹勻封閉的心!」她想著。

樹勻吃力的下了床去開門,愣了一下,
阿厥:「妳還好嗎?」
樹勻:「我很好!不需要你的同情!」
阿厥:「對不起!昨天…是我太過份了!」
樹勻:「算了!找我有事嗎?」
阿厥:「這傘是我新買的,昨天那把被我弄壞了!對不起!」
樹勻看著傘喃喃的:「有時候,新的是沒法取代原來的!雖然,原來的已經舊了,壞了,但它陪
你度過的日子,卻是誰也不能取代!」
阿厥看了她一眼,那些話道破了自己的痛楚!
樹勻:「有天,新的也會變成舊的,就看你如何對待它?是要一換再換,還是好好珍惜它?」
阿厥說不出話來,
樹勻:「這傘你拿回去,哪天喝醉時,可以擋一下雨!」
阿厥:「我不會再喝酒了!」
樹勻:「這傘我不會收的!」
阿厥:「為什麼?是款式不喜歡,還是…?」
樹勻:「因為傘的斜音是〝散〞,所以我不能收!」
阿厥:「對不起!我沒想到這點,我…」
樹勻:「我已經好多了,你回去吧!」
阿厥:「好…吧!妳好好休息,明天見!」
樹勻微笑的目送他離開,關上門後,眼淚還是流了下來!
她閉上眼喃喃的:「到這裡就夠了,謝謝你!」

第三章
隔天,阿厥仍是沒看到樹勻,便問小蔚:「樹勻今天會來嗎?」
小蔚:「剛才我打過電話了!她說下午會過來!」
阿厥:「我知道了,謝謝妳!」
回到化粧間後,仍有一套新的衣服掛在衣櫃裡,自己也不懂為什麼心裡會有不安閃過?

中午休息時,去了她家一趟!敲了很久的門,都沒人來開,有些著急的把門撞開,四處找了
一遍,都沒看到樹勻,「為什麼她要不告而別?難到真是昨天送“傘”的原因?」他不解的
想著。

回到化粧間後,生氣的打著牆:「可惡!好不容才願意相信友情和愛情時,為什麼這麼快都
全消失了?」〝咚咚〞的幾聲,阿厥停住手,摸了摸牆壁,發現一個小方塊,便輕輕壓下去
,居然有扇小門,打開門走了進去,裡頭全是…和自己有關的一切!
他呆站在那好一會,才坐在椅子上,看到桌上有個本子,便拿起來看了看,都是幫自己設計
衣服的草圖,每一頁都有一個故事,一種心情!
看到最後一頁時,上頭寫著:

「不知道當他看到這封信時,自己是不是已經不在了?也許還是來不及告訴他:「自己真的
     很喜歡他!」以後再也看不到他迷人的笑容和自信的神情了!
     如果能在多給自己一些時間,就能畫完他結婚時穿的衣服了!雖然自己很明白,他忘不掉
     她!但還是希望他能勇敢去追求屬於他的幸福!只要他幸福,自己也會很幸福!
     前幾天聽到一首歌,歌詞和自己挺像的,便隨手抄下來,心情難過時,看一看歌詞,也能
     感到安慰,因為還有人和自己一樣的〝傻〞,不是嗎?

  『原來暗戀也很快樂,至少不會毫無選擇,悲傷的角色我不太適合!
      為什麼從來不覺得,感情的事多難負荷,不想佔有就不會太坎坷。
      不管你的心是誰的?我也不會受到挫折,只想當一個安靜的過客,感覺你的喜怒哀樂!
      看你和他分了又合,突然對你有一點不捨,如果你想離開她,不要忘了告訴我,
      我能給的溫柔可能比較多,不讓你寂寞!如果你想離開她,不要忘了告訴我,
      你空虛的角落,我佔著不走,直到你有笑容!                                                                      』

阿厥愣了一下,本子掉在地上,「原來…那個人就是她!為什麼她都不曾說過?」他想著。

過了好一會,才彎下腰把本子撿起來,看到地上有張病歷單,上面寫著:「血癌末期!」
他終於明白樹勻為何會不告而別,和她家牆上日曆畫滿X的原因了!難過的趴在桌上哭了!

過了幾年,阿厥把樹勻設計的衣服發表出來,並為她另外設計一系列的女裝,加起來剛好是
一對!記者爭相訪問他,
阿厥只是淡淡的:「這些都是我老婆,為我設計的男裝!所以我也為她,設計了女裝!」
記者又問:「夫人怎麼沒跟你一起出席?」
阿厥:「她一直都在身邊陪著我!」說完就把目光落在角落,記者們不懂的回過頭看。
阿厥笑著:「樹勻!妳還喜歡嗎?」
樹勻點點頭:「我很喜歡!謝謝你!」阿厥開心的笑了,
記者們搞不懂的,你看我我看你?
小蔚替他們開心,「因為樹勻總算等到這天了!」她想著。
阿厥走過去,喃喃唱著那首歌,樹勻滿足的笑了!

02詛咒
第一章
阿戚打開門後,提允交給他一袋東西:「這是我妹妹要我交給你的!」
阿戚看了她一眼,覺得她有些面熟,但一時想不起來!提允看了他一眼就先離開了!
阿戚關上門坐在椅子上,打開袋子裡頭有有四卷錄音帶,且都編了號,便把寫著1號的錄音
帶放進錄音機裡,按下PALY鍵:

「你知道我的文筆一向不好,所以我用說的會更清楚!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我想
    ,你應該是不會忘的!
    那是天氣很好的下午,球場上沒什麼觀眾,而我卻是你這隊的忠實球迷!
    但你那天的表現真得太差了,所以氣憤的跑進球場,罵著你:「你在搞什麼?再保送一個
    ,就不用投了!」你沒說什麼,冷冷看了我一眼!
    看到你那驕傲的表情,更是一肚子火,搶下你的手套和球,示範了一遍什麼叫快速球?
    對方果然沒打中!接著又示範曲球和變化球?對方都沒打中,三振了對手!
    我把手套和球還給你:「這才叫投手,球隊的靈魂人物!」
    回到觀眾席後,才又繼續比賽,但結果還是和我想的一樣,輸了!
  
    過幾天正準備上班時,在門口看到了張字條,上頭寫著:「下班後到球場來,謝謝!」
 
    下班後依約到球場,看到你一個人在練球,便走過去,
    你:「妳能教我,投球的技巧嗎?」
    我雖訝異,但卻拒絕的:「我不認為,你會願意讓我教你!」
    你:「為什麼?」
    我:「因為我不會尊重你的感受,也不管你是不是明星球員?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個普通人
   !且出手不會留情,罵人也很毒,你真的受得了嗎?」
    你考慮了很久才點點頭,於是我帶你到平常練身的地方!
 
    你看了看,只有一帶沙包,其餘的什麼都沒有?有些不解的看著我,我向你說明了用意後
    ,才明白的點點頭!
    練了一會,我不太高興的:「你有用力嗎?」
    你:「我是怕打到妳!」  我向你解釋不會,你不信,所以示範了一遍,〝碰〞的一聲,
    你倒了地上且流了鼻血!拿衛生紙給你止血後,過了好一會才又開始練習。
    我:「不夠用力!沒吃飯嗎?」你才又加重了力道,漸漸地你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我
    罵人時,真的很毒!

    一直練到月亮出來了才停下來,你回去後,我姊才下來!
    忘了跟你:「她叫提允,對人一向冷冰冰,且冷得像沒靈魂似的,只待在她認為安全的房
     間。所以我叫她〝冰魄允〞!」
    她下樓來:「為什麼帶了陌生人回來?」
    我:「他要我教他投球,所以就帶她來了!反正妳也很少下樓,不會碰面的!」
    她沒說什麼,倒了杯水後,又上樓了。

    隔天,你又來練習,就這樣你的力道變大了,這次換我流鼻血了!
    你著急的拿衛生紙給我止血,我笑著:「很好,可以練別的了!」你才稍微放心的離開。
    冰魄允走下樓:「他好像喜歡上妳了,妳別鬧了!」
    我有些訝異的:「不會吧!妳又不是他,怎麼會知道?」
    冰魄允:「他看妳的眼神不同了!」
    我笑著:「是妳想太多了!」
    冰魄允:「算了,以後妳就知道了!」說完又上樓,
    我可能真的少一根筋吧!總覺得沒什麼不同?

    接下來的日子,你和我更是相處〝融洽〞,因我們常累的疊在一起!
    休息夠了才又繼續練球!漸漸地,你的實力和技巧都進步很多,一場又一場漂亮的勝仗,
    是你回送我最好的禮物!
    我們常在球場上唱著歌,喝啤酒,看星星,生活過得充實又快樂!                                                                                                   」

第二章
第一捲聽完後,阿戚又拿了編號2號帶子聽:

 「那段日子是我最開心的時候,謝謝你給了我這麼多的回憶,我可以放心的走了!
     你一定不懂為什麼?如果要解釋清楚,大概要從很早以前的故事說起,那是個有關於
    〝詛咒〞的故事!

     有一隊很相愛的情侶,因為一些原因,使女孩離開了男孩,從此沒了任何消息!
     男孩不死心找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時,是在一場婚禮上!
     男孩不敢置信的看著女孩,激動的抓女孩:「為什麼?」
     女孩:「忘了我吧!我們是不可能了,我不再喜歡你了!」
     男孩:「難道以前的事,妳都忘了嗎?」
     女孩推開他:「祝福我吧!」
     男孩搖著頭:「這不是真的,妳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
     女孩:「面對現實吧!」
     男孩崩潰了…,找了那麼久,竟然只得到這個答案?
     生氣的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朝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我詛咒你們不會有好結果的。還有
     妳,休想擺脫我!我要讓妳的後代子孫永遠孤獨,無情的過一輩子!只要誰敢碰〝愛情〞
    ,就賠上一條命來償還!哈…!」
     血濺了女孩一身,白紗再也洗不掉這無情的詛咒!

     你一定奇怪,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沒錯!我和我姐就是那女孩的後代!
     從小我媽就把我們與世隔絕,千交代萬交代,不可以去碰愛情!
     所以冰魄允才會變得如此冷漠,身邊的任何事都和她無關!
     但我不同,我嚮往外面寬闊的世界,不想一輩子關在這囚牢裡!
     所以我在人群中生活,一直過著我想要的生活!直到遇見了你,一切都不同了!
     冰魄允要我別拿生命開玩笑,做賭注,但她永遠無法體會,因為我真的喜歡那種感覺!」

聽完後,阿戚才有些明白,提希為什麼不想再見自己的原因!

第三章
接著又拿了編號3號帶子聽:

「只是…我不想拖累你,不希望你有生命危險,所以才不再見你,故意疏遠你!
    每次你在門口叫著我時,我的心就好痛!真的很想和你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但那個詛咒
    似乎應驗了,所以我得了血癌!這對一向愛運動的我,根本是直接判了我死刑!
    冰魄允冷冷的:「這是妳自找的,我們是鬥不過命運的!」
    不!我不想就這樣被打敗,我還有好多事情還沒做,所以我依舊去瘋,去追夢,但身體的 
    狀況卻越來越差,已經快負荷不了,只能無力的躺在床上!
    冰魄允有時會坐在床邊陪我,雖然她沒說一句話,但我知道她是關心我的!
 
   有天,趁精神還不錯時,拉住她冰冷的手:「可不可以幫我一件事?」
   冰魄允明白的找出放了很久沒用的相機,和那套還沾著血跡的白紗,但因時間久了, 顏色 
   也淡了許多,倒成了一朵朵的小花,挺漂亮的!
   冰魄允幫我上了妝,梳了頭,經過打扮後,和其他人一樣〝很健康〞!
   拍好後,我忍不住吐了血,血映在白紗上,就像當年的那場昏裡一樣!之後,沒法再起來 
   ,躺在床上等著自己的生命走到盡頭!                                                                                         」

阿戚不敢相信的愣在那,「原來…那張喜帖和婚紗照是…,她怎麼那麼傻?為什麼要把所有 
的痛苦都往身上攬呢?」他心痛的想著。

過了好一會才顫抖的把編號4號得帶子放進去:

「一直沒告訴你,其實那個新郎就是…冰魄允!  為了我,她剪掉…留了很長的長髮!
    換上男裝,加上燈光和角度的關係,讓人誤以為她就是我的〝新郎〞!
    眼皮越來越沉了,知道所剩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有件事想拜託你,就是把袋子裡的,那封信交給冰魄允,一定要拿給她,到時你就知道為 
    什麼了?這是我最後的要求,你就答應我吧!
    如果問我,到底有沒有愛過你?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這首歌就是我此刻的心情:

『陪你到這裡,不得不說再見,在你眼中希望看到有些瞭解,
     一幕幕往事笑和淚,說不出有你分享的感謝!
     淚流在心中,不會讓你看見,把你永遠留在最想念的季節,
     記得夢多甜,情多烈,讓感傷拋向回憶得曠野!
     深情看這世界,看我和你,心中是多麼溫柔,
     所以愛過也好,錯過也好,一切都值得!
     深情看這世界,看我和你,感覺是如此從容,
     就算此刻你我都不說,但願珍惜未來更多!                            』

當STOP鍵跳起來時,阿戚的心也沉到了谷底,「為什麼當自己,已經決定忘了她時,又出 
現在眼前?還說了一堆…?」他生氣的打著牆壁,無力的哭了!

第四章
提允坐在窗台上,看著同樣的月亮,心情卻不平靜了!她想起提希拉開嗓門唱歌,大聲的笑 
,大聲的哭,自在的做她想做的事,真的好希望,提希能再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真的好 
想!眼淚掉了下來,這是生平第一次哭!
長久以來一直是冷血無情的,可是現在…再也做不到了!生氣的向天大聲吼著:「你太自私 
了!提希是無辜的,所有的人都是無辜的!把妹妹還給我!」
拿起石頭向夜空拋去,但不一會又掉了下來,她又丟了好幾顆石頭,不相信打不到他?
漸漸地,她不再丟了,無力的坐在地上,剛才激動的情緒不在,換來的是絕望的嘆息!

阿戚在街燈下,看到也聽得清清楚楚,開始有些明白提希當時的心情了!
一連好幾天下來,阿戚都站在街頭,看著和提希截然不同的提允!
看她坐在窗台上,一會抬頭望著天,一會低下頭擦掉眼淚,一會又望向遠方許久!

這天,阿戚按了門鈴,提允本不想理會,但門鈴一直響個不停,皺了眉,
「是哪個討厭鬼呢?」她想著,才下樓開門。
阿戚:「我想進來看看,可以嗎?」
提允:「有這個必要嗎?」
阿戚:「只是看一下,不會打擾妳的!」
提允沉默了一會,才讓他進去,阿戚走捯沙包前,
提允:「走的時候,記得帶上門!」說完就上樓。
不一會,聽到阿戚打著沙包的聲音,知道他又想起和提希一起打沙包的日子,輕嘆了口氣。
阿戚打了一會,抱住沙包:「如果我不來找妳,妳就能快樂的活著了,對不起!」

過了一會,才悄悄走上樓,看到有兩個房間,一個開著,一個鎖著。
輕開了燈,走進去看了看,「的確和提希的個性一樣,有些亂,但又不會太糟!」他想著。
坐在床上,摸著冰冷的床,心又隱隱痛了起來!看到床頭放著的照片,
「是那張婚紗照,提希笑的好甜,好美!」

一個聲音打斷他的思緒:「請你出去!這裡是不許任何人進來的!」
阿戚回過頭:「也包括妳嗎?」
提允沒回答他,只是一把拉起他往外走,
阿戚愣了一下,「她的力氣怎麼也這麼大?」他想著,
一時沒站穩的從樓梯滾了下去,提允沒想到會…
趕緊下樓扶起已昏過去的阿戚,拿了藥箱替他止住血後,才包紮傷口。

都弄好後,看見他上衣的口袋,有封信掉出來,便拿起來看了看,
信封上面寫著:「冰魄允收!」,提允有些訝異的看了阿戚一眼,
阿戚握住她的手:「別走!讓我再看看妳,好不好?」
提允想抽回手,但他握得好緊,「他一定是夢到提希了!真好,他還夢得到,自己卻連一次 
都沒夢過!」她想著。
看著那封信,猶豫了一會才拆開來看:

「冰魄允:我一直喜歡這樣叫妳,因為那太貼切了!哈哈!
                    還記得,有次老媽單獨把我叫進房間嗎?是關於那個詛咒的後續情形:
                   
                    那個男孩自殺後,女孩扶起男孩,替他闔上雙眼,喃喃的:「你為什麼這麼傻呢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時日不多,就不會演這齣戲騙你了!你下的詛咒,希望到 
                    一萬年後,就此化消!因為我將化身為那個被你詛咒的人,以我的血來贖罪!」
                    說玩撿起地上的刀子,也自殺了!
         
                    故事說到這,今年剛好滿一萬年!而我就是那女孩的第一萬個化身,所以那個詛 
                    咒已經不存在了!
                    好好過妳的生活,好好愛阿戚吧!我知道妳一直是喜歡他的,從他第一次出現時 
                    ,就已被他吸引,也因為這樣,我才更放心離開!
         
                    雖然他有時比我還頓,脾氣倔了些,但基本上,他還是不錯的!我有預感他也會 
                    喜歡上妳的,好好加油喔!希望下輩子,我們還有緣再做好姐妹!             提希」

看完信後,把信放回信封裡,沉默的看著他。

過了好一會,阿戚才醒過來,看到她手上的信,才要解釋那是…,
提允就把信撕了,往上一拋,碎片緩緩落下,才:「很美吧!」
阿戚雖不懂她為什麼…?但看到那淡淡的笑容,猜想她是看過那封信了!
沉默了一會,提允才回過頭看著他,
阿戚:「沒想到,妳扮成男孩的樣子,比我還帥!」
提允:「明天…我會去看你的球賽!」
阿戚有些訝異的看著她,過一會才微笑的:「我不會讓妳失望的!」
提允笑了笑,那笑容是釋懷一切的開始!
阿戚終於明白,提希要自己拿那封信,給提允的用意了!不禁也笑了…。

03回心轉意
第一章
阿弟坐在搖椅上,想著以前的事,洛憔常看到隔壁的老爺爺,望著一張已泛黃的相片,許久 
都不說話,只聽到他無奈的嘆息!
這天,洛憔再也忍不住了,便上前:「老爺爺!我可以問您一些事嗎?」
阿弟抬起頭,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她和學明年輕時,有些神似!」
洛憔:「老爺爺?」
阿弟:「我只是個平凡的糟老頭,沒什麼可以讓妳費心的!」
洛憔:「我只是想知道,照片裡的人,是不是您的妻子?」
阿弟沒回答她,看著照片,思緒回到了從前:

「那年,因為太年輕了,偷嘗禁果後,學明只好委屈得跟著阿弟!
    父母的不諒解,親戚朋友的冷嘲熱諷,她都忍了下來,因為相信阿弟會明白自己的心!
    但結果卻讓她失望,阿弟很少回家,除了和別人打架受傷時,和為了滿足她自己的需求時 
    ,才會回來!阿弟不喜歡在外面亂來,怕染上病,這也是唯一,讓阿弟重視學明的事!  」
     
洛憔:「老爺爺!」
阿弟回過神,才:「她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也傷得最深的女人!」
洛憔:「她為什麼會離開?是生病了嗎?」
阿弟:「是我讓她心灰意冷的離開!」
洛憔:「怎麼不去把她找回來?」
阿弟:「還要再傷她一次嗎?也許她現在過得很幸福,我不該再打擾她的!」
洛憔雖不明白是發生了什麼事?但從他的眼中,可以知道,他是在乎她的!

阿弟沉默了一會,才:「也許是有緣吧,妳和學明長得有些神似!如果妳真的想知道,這本 
日記就拿去看吧!」
洛憔欣喜得接過日記:「看完後,我再還給您!」
阿弟起身:「已經不重要了!失去的,是再也追不回來了!」說完就進屋,
洛憔站了一會才回去,坐在床邊,打開早已泛黃的日記:

「今天,阿弟是不會回來了!看著窗外的雨,心也是如此冰冷,早已忘了哭是什麼感覺?
    當初義無反顧得跟著他,自己真的做錯了嗎?雨越下越大,打開窗子讓雨打在身上,慢慢 
    的閉上眼… 再醒來時,看到阿弟趴在床邊睡著了,又看了看,才知道是在醫院!摸著他的 
    短髮,這是他一直為自己留的!
    住院的這幾天,是一生中最幸福,最快樂的日子,如果這是夢,也是最美的夢了!         」

洛憔有些明白剛才老爺爺說的了!

第二章
「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很希望阿弟能回來陪自己過生日!
    但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蠟燭也熄了,黑暗的屋子裡,不再有任何期待了!」

洛憔的視線有些模糊,擦了擦眼淚,才又接著看:

「踩著沉重的步伐…走出醫院,多希望能保住孩子,但沒一個留的住!是他們不喜歡我這個 
    媽媽?還是不忍心,自己為了保護他們,而和阿弟爭吵?看到別人,開心的牽著他們的小 
    孩散步,自己的心揪成一起,痛了起來…!                                                                              」

洛憔放下日記,去洗了把臉,才又坐下,繼續看著:

「早上,和平常一樣推著車子去賣早點,意外的看見了爸媽!他們老了好多,多想叫住他們 
    ,但又有什麼臉去見他們呢?看著他們慢慢消失在眼前,不知何時,才能再看到他們?  」

洛憔嘆了口氣,「這是多痛的感覺啊!」她想著。從日記裡掉出了一封信,便打開來看:

「阿弟:我走了,也許這是你要的,不會再有任何拖淚和責任了!謝謝你在住院的那幾天, 
                一直陪著我,我已經很滿足了!
                天氣開始變涼了,要好好照顧自己,別再抽煙和喝酒了,對身體並不好!
                如果以後,遇見了比我更好的女孩,請對她好一點!一個人的孤獨和寂寞,真的很 
                不好受!
                永遠記得,第一次相遇的情形!高高又酷的你,出現在我眼前,拉著我的手要帶我 
                出去玩。我真的很想在等下去,可是我…累了!
                如果還有機會,真的很想聽到你對我:「你真的愛過我!」
                這首歌,一直是我喜歡的,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你累了嗎?廣闊的天空,或許會有點大,你倦了嗎?這一路上,或許有些風沙,
    肯回來嗎?冷冷的夜裡,有盞等你的燈,你知道嗎?亮著的燈下,有個等你的人!
    你需要多少的自由?一對張開的翅膀,要飛到多遠的地方,才是你的家?
    你需要多少的自由?一個征服世界的夢想,帶走全部的希望,留下無限的渺茫!
    你寂寞嗎?秋天的夜裡,空氣會有點涼,肯回來嗎?想你的淚,一直流到天亮! 』學明」

洛憔發現信上勻開的字,是老爺爺流過的淚!「這是一個女人的悲哀,還是她所執著過的平 
凡故事呢?」她想著。
眼淚還是流了下來,自己不是愛哭的人,但今天,她知道是止不住了!

第三章
隔天,洛樵把日記還給阿弟,阿弟看得出她昨晚哭過了!
洛憔:「如果還有選擇的機會,您還會放棄嗎?」
阿弟沉默了一會,才:「我會…珍惜的!」
洛憔在心中決定,「一定要讓他們再重逢,一切再來過!」

過了幾天,她寫了一篇有關他們的故事,登在報上,並在最後註解:
「PS:如果真的還有一次機會,請妳回來!聽他說出,妳很想聽到的那句話! 」

一個禮拜過去,兩個禮拜過去,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洛憔有些失望,「難道真的幫不了他 
們嗎?」她想著。
阿弟看著報紙,喃喃的:「不知在多少的夜裡,妳是在黑暗的屋子裡流淚,嘆息?如果真的 
還有機會,我只想說:妳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人!」
學明的眼眶紅了,「自己終於…聽到那句話了!阿弟…回來了!」她在心裡說著。
阿弟抬起頭,愣了一下,是…學明!站起身一把抱住她,學明也緊緊抱住他!

洛憔看著他們,開心的笑了,也衷心的祝福他們!
身後有個聲音:「故事中的主角,是他們吧!」
洛憔回過頭,訝異的:「你怎麼…會來這?」
阿唐:「為了那句〝PS〞啊!」
洛憔:「你不生我的氣了?」
阿唐:「看完那篇故事後,才發現自己是幸福的!所以,不會輕易放掉妳的!」
洛憔:「真是肉麻,別說了,我的疙瘩都掉光了!」
阿唐笑了笑,抱著她,四個人的身影站在那,直到夕陽西下…!

04成全
第一章
岳映和阿齊整理東西,「明天就要離開這住了十年的家!」阿齊想著。
岳映看得出他眼裡得不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隔天,到新家後,又是打了一場仗,把東西都弄好後,已經深夜了!兩人都累得癱在床上。
岳映:「真不敢相信,我們真的有自己的家了!」
阿齊回過頭看著她,「這些年也真是辛苦她了!一個千金大小姐,和自己窩在十坪不大的舊 
公寓,一待就是五年多!好在這幾年存夠了錢,可以買間大一點的房子,讓她享一下福!」他想著。
岳映:「老公!」
阿齊回過神:「怎麼了?」
岳映:「過幾天,我要去南部出差一陣子!」
阿齊:「什麼?」
岳映:「這幾天為了搬家的事,常常忙到半夜,知道你很累了,才一直沒說!不過再不說, 
怕你以為我被綁走了,而去報警!」
阿齊:「妳喔!才剛搬新家,又要出差,我一個人好孤單喔!」
岳映靠在他懷裡:「好啦,我會早去早回的!這次生意談成後,我們就出去好好玩幾天!」
阿齊抱著她:「我只要妳在我身邊就好!一定要去嗎?」
岳映:「就這一次!我答應你,下次絕不離開你!」
阿齊:「一定又是哪個可憐同事求妳,求得妳又心軟了,對不對?」
岳映吻了他一下:「老公真厲害!」
阿齊深深的吻著她,岳映滿足的靠在他懷裡!

過了幾天,阿齊不捨的送她去火車站搭車:「記得打電話給我!」
岳映:「我會的!你也要乖乖的,不可以亂跑!」
阿齊緊緊抱著她,直到火車進站,才不捨的鬆開手,岳映揮了揮手,才上車!
阿齊追了幾步才停下來,看著已經看不到的火車,
「為什麼這次會這麼不捨呢?」他不懂的想著。
離開火車站後,手機簡訊響起,上面寫著:
「老公,要想我喔!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永遠愛你的老婆!」
阿齊笑了笑才回去,回到家後,繼續整裡剩下還沒拿出來的東西。

第二章
他拿出相本看了看,「是和舒允的合照!多久不曾打開這箱子了?」他的思緒回到了從前:
「那年,自己已是大三的學生了!
    一個輕柔的聲音:「你就是我的學長吧!你好,我叫林舒允,是你的直系學妹!」
    阿齊才回過頭,看了她一眼,
    舒允微笑的:「果然很帥!難怪大二的學姐,一直不告訴我,大三的學長是哪位?」
    阿齊笑了笑:「找我有事嗎?」
    舒允:「想請你帶我在校園逛逛!」
    阿齊有些為難,「因為還有個報告要趕,且明天就要交了!可是看她這麼希望自己帶她去 
    逛逛,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才好?」
    舒允:「如果不方便,就不勉強了!」
    阿齊:「沒關係,晚上再熬夜趕報告就好!我們走吧!」
    舒允笑了笑,才一塊走著。

    舒允看了旁邊,考慮了一會才:「學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阿齊:「什麼問題?」
    舒允:「你…有女朋友嗎?」
    阿齊愣了一下,才:「沒…有!因為老忙著打報告,所以沒時間交女朋友!」
    舒允欣喜的:「真的嗎?那太好了!」
    阿齊:「妳好像很開心,我沒有女朋友耶?」
    舒允有些不好意思,小聲的:「因為…我就可以…!」
    阿齊沒聽清楚的,靠近她一步:「可以什麼?」
    舒允:「可以…當學長的…女朋友!」
    阿齊又愣了一下,「這位學妹果然不一樣!才見面第一天,就向自己告白!」他想著。

    舒允看他不說話,有些失望的:「你是不是…不願意?」
    阿齊回過神:「不是,我只是…有些吃驚!」
    舒允:「為什麼吃驚?」
    阿齊:「因為我並不出色,也不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舒允:「其實…早在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你了!」
    阿齊:「啊!我怎麼不知道?」
    舒允:「以前上學時,都會看到你剛打球回來,然後才去上課!那時,就很喜歡你了!
    喜歡你打球時,認真不畏懼的樣子!」
    阿齊想起來的:「原來妳就是…住在隔壁的小妹妹?」
    舒允:「那你…願意讓我…做你的女朋友嗎?」
    阿齊傻笑了一下,才:「如果妳不嫌我…太老的話!」
    舒允開心的抱住他:「我等這句話,已經等很久了!」
    阿齊也抱著她,心裡泛起甜蜜的感覺,「沒想到緣份又讓他們碰面了!」他想著。                                                                           」

第三章
「之後,舒允就常到阿齊租的公寓,幫他打掃,做飯,洗衣,阿齊也覺得自己很幸福!
    舒允大三那年,也正式的搬進去她的公寓,開始了愛的同居關係!
    但阿齊一直很尊重她,不曾碰過她,雖然有好幾次,有衝動想…,但都硬忍了下來!
    每晚可以抱著舒允入睡,早上又一塊去上課,一切都適應人羨慕的!
    直到畢業後,阿齊入伍的前一天,舒允把自己交給了他,並明白的讓阿齊知道,她會等自己 
    當兵回來的!隔天,阿齊就帶著不捨的心情入伍!

    當兵這段期間,同袍阿基為了擺脫,女友岳映的黏功,老叫阿齊幫他擋一下,久而久之, 
    阿齊和岳映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兩年很快就過去了,阿齊帶著複雜的心情回家。
    這兩年間,岳映的一言一笑,都深深映在自己腦海裡,有時做夢時都會夢到她,這讓阿齊 
    很內疚,一直覺得背叛了深愛自己的舒允!
    敏感得舒允發現,阿齊常一個人待在房間發呆,有幾次在睡覺時,聽到他唸著另一個人的 
    名字。於是明白,「自己深愛的阿齊,心裡已經有了別人!自己留住的,只是個沒有心的 
    空殼罷了!」她難過的想著。

    舒允畢業後,決定在這三角關係中,做個了斷,於是她退出了!
    選擇到國外去唸書,不顧阿齊的慰留,收拾行李搬出和阿齊住了五年的公寓,也走出了阿 
    齊的世界,甚至沒告訴他,孩子已經流掉的事,遠走他鄉!之後,舒允就像消失般得不再 
    出現過。
    在愛情裡,自己一直是背叛者,善良的舒允成了無辜的受害者!岳映淡淡的情愫,陪他走 
    過人生的低潮期,在自己最落寞,潦倒時,伸出手拉自己一把!為了自己,她拋下優渥的 
    富裕生活,陪自己一塊打拼,從頭開始!現在自己能擁有一個家,有一半是岳映的功勞, 
    對舒允,是一輩子的內疚!                                                                                                         」

他長嘆了口氣,拿了外套出去吃東西,吃完後,不自主的又走回以前租的公寓,站在門口呆 
望許久!

第四章
這時,門打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阿齊不敢相信的愣在那,
舒允也訝異的:「是…你啊!」
阿齊站在那,不知該說什麼?
舒允笑了笑:「你還是一樣,老是呆呆的!要進來坐嗎?」
阿齊:「我…只是順路經過,看到這公寓有人租了,沒想到…會是妳!」
舒允把垃圾放到巷口後,走到他面前:「進來吧,外頭很冷的!」
阿齊才進去,裡頭的擺設很簡單,桌上放著的照片是…,
舒允:「喝杯熱茶,暖暖身吧!」
阿齊接過茶:「謝謝!妳…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舒允:「上個月!」
阿齊:「那不就是,我要搬家前的一個月?」
舒允:「所以我才租下這裡!畢竟,這層是我最熟悉的地方!」
阿齊:「對不起!我…」
舒允:「都過去了!搬新家的感覺不錯吧?你的美嬌娘呢?」
阿齊:「她去南部出差了,過一陣子才回來!新家的確大很多!」舒允笑了笑。

阿齊不懂,「為什麼她不恨自己?為什麼能這麼平靜的看待這一切?」
舒允:「又發呆了?」
阿齊回過神,笑了笑:「在國外一切都好嗎?」
舒允:「還不錯,至少訓練了獨立!不過,能回來臺灣真好!」
阿齊:「那妳…有什麼打算嗎?」
舒允:「昨天面試了一家廣告公司!很幸運被錄取了,明天正式上班!」
阿齊:「恭喜妳了!」
舒允:「你呢?這些年過得還好嗎?」
阿齊:「很辛苦,但很幸福!岳映一直陪在我身邊!」
舒允笑著:「看來,我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阿齊:「我…」
舒允:「跟你開玩笑的,這是在國外學到的幽默!」
阿齊苦笑了一下:「我該回去了!手機沒什麼電,怕岳映打不通!」
舒允:「好吧!放你回去當好老公,有空再出來聊聊!」阿齊點點頭,才起身離開。

回到家後,岳映打了電話給阿齊,阿齊:「妳到啦!那裡冷不冷?」
岳映:「還好!你去哪了?手機都打不通!」
阿齊:「手機沒電了!我出去吃東西,順便…逛了一下!」
岳映:「要好好照顧自己,我不在身邊,不要太想我喔!」
阿齊笑了笑:「真不害矂!」
岳映也笑了笑:「早點休息吧,明天再打給你,拜拜!」
阿齊掛上電話後,才去洗澡,洗好後躺在床上,
「剛才舒允已經不同於八年前,變得更成熟和內斂了!」他想著,過一會才強迫自己入睡!

夢裡,又看到舒允羞澀的問著自己:「願不願意讓她,做自己的女朋友?」
一切的往事又重新浮現眼前,張開眼坐起身,
「已經凌晨三點了,今天是不用睡了!」他想著,隔天,帶著倦意去上班。

第五章
小劉:「瞧你一夜沒睡好的樣子,在想老婆啊?」
阿齊:「是啊,不行嗎?」
小劉:「聽說最近新合作的客戶,有位很漂亮的女主管喔!」
阿齊:「那你的機會就來了!」
小劉:「所以要幫忙一下!」
阿齊:「別指望我了,還有一堆企劃沒寫完!」
小劉:「算了,不麻煩你這位好老公了!」
阿齊真想拿東西K他,好不容易撐到下班後,才疲倦的回家!

回到家後,岳映打電話給他:「老公,你回到家啦!」
阿齊:「妳什麼時候回來?」
岳映:「今天才第二天耶,這麼想我啊?那你飛過來吧!」
阿齊:「好啊!明天我就請假,飛過去!」
岳映:「不可以這樣浪費錢啦!等我把那些外國客戶解決了,就會回來了!」
阿齊:「那要快一點,不然我會像阿甘一樣,頭髮和鬍子都變長了!」
岳映笑了笑:「我會帶剪刀和刮鬍刀回去的!外國人又再催了,明天再打給你,拜拜!」
掛上電話後,心裡也踏實許多!這時電話又響起,
阿齊:「這麼快,就把那些外國人解決啦?」
舒允:「你很恨外國人嗎?」
阿齊:「啊!對不起,我以為是岳映打的!」
舒允笑了笑:「只要要告訴你,明天有會議要開,記得帶你寫的企劃!」
阿齊:「開會?企劃?」
舒允:「喔,忘了跟你說!今天第一天上班,就被公司派去接洽,你們公司的新產品廣告, 
本來我有些猶豫,但看到設計人是你的名字,我才放心答應這一份工作!」
阿齊:「怎麼沒人通知我?」
舒允:「可能是你太準時下班了,你的同事還來不及告訴你!」
阿齊苦笑了一下,舒允:「明天見,晚安!」掛上電話後,阿齊又陷入回憶裡!

隔天,小劉酸溜溜的:「為什麼每次什麼好事,都有你的份?」
阿齊沒說什麼,只是無辜的笑了笑。
到會議室後,舒允和另一個外國客戶已經坐在那了,吸了口氣,才開始介紹這次新產品的設 
計理念!
但那個外國客戶似乎不是很專心,常有意無意的摸著舒允的頭髮,或握了握她的手,阿齊莫 
名的不悅,舒允倒是很專心的聽著。
解說完後,舒允:「我很滿意,彼德,你呢?」
彼德:「妳說好就好了!」
阿齊:「如果有什麼意見,可以提出來,我再改進!」
舒允:「不用了!關於細節部分,方總,我想和陳先生再討論!」
方總:「沒問題!阿齊,加油啊!」
阿齊苦笑了一下,目光又放回,彼德那不安份的手上!
舒允:「彼德!你先回去跟經理說明一下,我談完細節後就回去!」彼德才不情願得離開。

阿齊喃喃的:「又是一個外國人!」
舒允笑了笑:「看來,你真的不喜歡外國人!」
阿齊有些不好意思的:「我只是…不喜歡他對妳毛手毛腳的!」
舒允:「他是我在國外認識的朋友,真巧,回來臺灣又同公司!很高興,你還會關心我!」
阿齊:「因為我們是…好朋友,而且又是我學妹,我當然…!」
舒允笑了笑:「有些地方不是很明白,可以在解釋一遍嗎?」
阿齊才又仔細的解說一遍,舒允的眼中閃過一絲奇怪的感覺。

阿齊看了錶:「都快一點了,肚子餓了吧?」說完就帶她去以前常去的那家餐廳,
舒允:「好久沒來了,想不到這家店還在耶!」阿齊苦笑了一下,才開始點餐,
舒允拿面紙替他擦了擦嘴,笑著:「你還是喜歡在吃飯時,塗口紅!」
阿齊看著她:「對不起!如果妳沒遇見我,也許…一切都不同了!」
舒允也看著他:「如果沒遇見你,也許我永遠不知道,愛情是什麼了!」
阿齊內疚的握住她的手:「對不起!」
舒允微笑的:「你沒有錯,只是我們緣淺罷了!謝謝你的午餐,我該回公司了!」
阿齊結了帳,送她到公司門口,舒允在他臉上輕吻了一下,才下車,
阿齊看著她的背影,心又隱隱痛了起來!過了一回才開出離開,
舒允站在門口,低下頭看著手上的戒子,心裡是複雜的感覺!

第六章
下班後,阿齊不自覺得開車到舒允公司門口,
「也許對於舒允,真的…還有些依戀吧!」他想著。
舒允下班後,被彼德強拉著:「我送妳回去!」
舒允看到阿齊的車在前面,便:「我朋友來了,拜拜!」說完就抽回手,
走到阿齊的車旁,打開門上車,彼德有些失望的離開。
阿齊:「怎麼謝我替妳解圍啊?」
舒允笑了笑:「請你吃晚餐如何?」
阿齊:「好啊!要去哪吃?」
舒允:「回我家吧!」
阿齊笑了笑,才開車回她家。

舒允:「你坐會,我馬上就好了!」
阿齊看了桌上的照片,看出神的想著,「當年是真的愛過舒允,只是…!」
舒允:「可以吃了!」
阿齊才回過神的走過去:「哇,都是我愛吃的耶!」
舒允:「那就多吃點吧!你好久沒吃我煮的菜了!」
阿齊看了她一眼,沉默的吃著飯,
舒允:「怎麼了,不好吃嗎?都不說話了!」
阿齊:「是太好吃了!忙著吃,就沒時間說話了!」
舒允笑了笑,阿齊看得出,那笑容是勉強的!

吃完後,舒允在廚房收拾,阿齊也幫忙洗碗筷,過一會聽到舒允哭了,
便:「怎麼了?」
舒允急忙擦掉眼淚:「沒…什麼!」
阿齊內疚的抱住了她,舒允終於還是忍不住哭了!
阿齊心痛的低下頭吻了她,舒允也抱住他回吻著,阿齊把她抱回房間,
舒允有些害羞的看著他,那表情就像當年自己入伍前的那晚一樣,
阿齊俯身吻著她,舒允緊緊抱住他。

就在阿齊快被融化時,岳映的臉浮現在眼前,連忙坐起身背對著她:「對不起!我不能…」
舒允從身後抱住他,在他耳邊輕聲的:「今晚留下陪我,好不好?就今晚!」
說完又吻著他的耳朵,頸子,
阿齊有些心軟了,但理智告訴他:「不!你已經錯了一次,不能再錯一次了!」
站起身撿起地上的衣褲:「對不起!我真的…沒有辦法!」說完就出去了,
舒允趴在床上,眼淚又流了下來,手上的戒子,看起來格外的刺眼!

隔天,舒允像沒事的,和阿齊談著合約的問題,阿齊不敢看她,只是低著頭,
舒允:「我很可怕嗎?」
阿齊:「不是!我只是…」
舒允:「那你看著我!」阿齊才看著她,但看不出有什麼不同?
舒允:「下午帶你去片場!好產品,還是要包裝的!」阿齊苦笑了一下,
舒允:「我先回公司拿些東西,下午見,拜拜!」
說完在他臉上輕吻了一下,就出去了,阿齊嘆了口氣。

這時,岳映的電話打來:「老公!你沒事吧?昨晚打電話都沒人接,害我好擔心喔!」
阿齊:「對不起!最近忙著新產品的發表會,所以忙到睡著了!」
岳映:「真是辛苦你了,我下星期一就會回去了!」
阿齊:「終於把那些外國人解決啦!」
岳映:「對啊!我要開會了,晚上再打給你,拜拜!」
阿齊:「等一下!」
岳映:「怎麼了?」
阿齊:「岳映,我愛妳!」
岳映開心的笑了,才掛上電話,阿齊也想通一些事,心情輕鬆多了!

第七章
新產品的發表會結束後,舒允:「明天,我就要回美國了!」
阿齊:「妳不是…才回來嗎?」
舒允:「這次回來,是為了想再看看你!看到你過得很好,我就放心了!肯,他已經向我求
婚好幾次了,我想,這次我答應嫁給他了!」
阿齊:「妳是真的…喜歡他才嫁給她?還是…!」
舒允:「為了你?別傻了!那天你的拒絕,就明白表示我們是不可能重來了!我希望,聽到 
你的祝福!」
阿齊:「祝妳…幸福!」
舒允:「可以再抱我一次嗎?算是離別前的擁抱!」
阿齊緊緊抱住她,舒允閉上眼,靠在他懷裡!
過了好一會,才放開她:「明天幾點的飛機?我送妳過去!」
舒允:「不用了,我想瀟灑的走,就像我當年離開時一樣!」說完就轉身離開,
阿齊站在那,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岳映卸下面具後,靜靜坐在椅子上,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舒允。
過一會,舒允醒過來,虛弱的:「妳來啦!這代表,阿齊是…真的愛妳的!」
岳映握住她的手:「對不起!都是我的介入,妳才會…」
舒允:「別自責了!妳肯幫我這個忙,我已經…很滿足了!」
岳映:「可是…」
舒允:「至少…阿齊不用再對我感到…內疚了!請妳一定要幫我守住這個秘密,千萬不能… 
讓他知道,求求妳!」
岳映忍住要掉下的淚:「我…答應妳!」
舒允感激的笑了:「謝謝妳!請妳…好好…照顧阿齊,回去吧,他很需要妳的!」
岳映:「我明天再來看妳,妳會好起來的!」
舒允笑了笑,才又閉上眼休息。
岳映走後,舒允才又張開眼,看著窗外,喃喃唱著:

『在朋友那而聽說,知心的你曾回來過,我請她替我向你問候,只為了怕見了說不出口,
    你對以往的感觸還多不多?曾讓我心碎的你,我依然深愛著!
    在朋友那而聽說,知心的你曾找過我,我要她幫我向你隱瞞,只是怕見了面會更難過,
    我對以往的感觸還那麼多,曾給我幸福的你,我依然深深愛著!
    有一種想見不敢見的傷痛,有一種愛還埋葬在我心中,我只能把你放在我的心中!
    這一種想見不能見的傷痛,讓我對你的思念越來越濃,我卻只能把你,把你放在我心中!
    對於妳的聲音,你的影,你的手,我發誓過我沒有忘記過,
    而關於你選擇了現在的她,我只能說我有些難過,也是真心真意的等過!                         』

唱完後,舒允微笑的閉上了眼,安靜的走了!

第八章
岳映看著熟睡的阿齊,現在才明白,「當初舒允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忍痛割捨她的最愛, 
成全了自己和阿齊!舒允,真的謝謝妳!」她在心中說著。
阿齊醒來時看到…,開心的抱住她:「不是說下星期一才回來?」
岳映:「因為太想你了,所以才提早回來!」
阿齊笑了笑,溫柔的吻著她,岳映緊緊抱著他,眼淚掉了下來,
阿齊抬起頭:「怎麼哭了?」
岳映:「我太高興了嘛!老公,我真的好愛你喔!」
阿齊:「傻老婆,我也很愛妳啊!」岳映開心的笑了!

過了幾年,岳映帶著花去看舒允,喃喃的:「舒允,我和阿齊都過得很好!每年都有照妳的 
託付,寄卡片和寫信給阿齊,好讓他以為,妳在美國和肯真的過得很好!剛才去了醫院,證 
實我有了!如果這一胎是女的,希望妳能答應我,讓我用妳的名字取名,這樣我就能把她當 
作是妳,好好補償我們虧欠妳的!」說完又哭了,過了好一會才離開。

隔年,岳映真的生了個女兒,阿齊:「該取什麼名字呢?」
岳映:「叫舒允吧!」
阿齊訝異的看著她:「妳…」
岳映:「希望我們對女兒的愛,可以多少補償對她的虧欠!也相信,女兒和舒允一樣善良!」
阿齊明白的點點頭,岳映滿足的抱著她,舒允看著他們,也開心的笑了,
「能一輩子這樣守護著著他們,就夠了,不是嗎?」她想著。

分享 檢舉

評論 (1 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