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驛站系列-奇遇篇

2已有 669 次閱讀  2012-01-02 16:02

01簡單
第一章
阿淵受了一天的悶氣,下班時又塞車,一肚子火已快要爆發!
知以看到…,她開心的穿過車陣,走到阿淵的車旁,敲了敲車窗,
阿淵沒理她,知以又敲了敲,
阿淵不耐煩的按下車窗:「我不喜歡玉蘭花,妳找別人吧!」
知以:「我不是賣玉蘭花,是來找你的!」
阿淵:「找我?我又不認識妳!閃開點,別擋路!」
說完就把車窗關上,知以不放棄的繞到另一邊,打開門坐進去。
阿淵:「喂!妳這女人怎麼隨便上別人的車啊?快出去!」
知以:「我只是希望你能幫我個忙!」
阿淵:「我沒那個能力,快出去!」知以靠近他,
阿淵:「妳要幹嘛?別過來啊!」知以又更靠近,
阿淵:「妳找錯人了!前面那位老兄,可能比較需要!」
知以:「我不要他,只要你!」
阿淵:「我可不想惹一大堆病,快下車!」
知以:「你只要親我一下就好!」
阿淵:「少囉嗦,快下車!」
知以:「拜託啦!只要一下下就好!」
阿淵看號誌變綠燈了,便踩了油門,知以沒坐好的撞到額頭,
阿淵:「快下車!我沒時間跟妳耗!」
知以揉著額頭:「那麼兇幹嘛?很痛耶!」阿淵只好又往前開,
知以:「我叫知以,你一向都那麼少話嗎?」
阿淵把車停在路邊,拿了些錢給她:「算我怕了妳!這些錢妳拿去,別再煩我了!」
知以:「我不要你的錢,我只要你親我一下就好!」
阿淵看著她:「妳保證?只要親一下,就下車?」知以點點頭,
阿淵才勉強的親了她一下,知以開心的笑了笑,也回親了他一下,就下車!
阿淵愣了一下,過了一會才回過神,開車離開,
知以望著天空等了半天,「怎麼還在這裡?難道是老爺爺騙我嗎?」她想著。
經過的路人都投來不解的目光,天漸暗了,知以失望的坐在公園椅子上,
「找了那麼久,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結果卻是這樣?臭爺爺,爛爺爺,害我白等了這麼久, 
討厭!」她喃喃地罵著,過一會才起身離開。
走著走著,看到…,她開心的跑過去,「是他的車,那他就住這了!再試一次,也許就會成 
功了!」她想著。
便走到窗前看了看,看到他在吃飯,便按了門鈴,阿淵打開門一看,馬上關上門,
知以又按了一次,阿淵不理她,繼續吃飯,知以又敲了窗戶,阿淵還是不理她,
知以不放棄的繞到後門看了看,吃力的拉了旁邊棄置的木箱到門前,吸了一口氣才爬進去, 
阿淵收拾好後,回房間趕企劃案。
知以四處看了看,才看到他在房間,便倒了杯熱茶進去,放在桌上:「休息一下吧!」
阿淵:「謝謝!不對…!」回過頭被知以嚇了一跳,
知以:「你做事真的好專心喔!」
阿淵:「妳…怎麼進來的?」
知以:「後門的窗戶沒關,我以為你要我從窗子爬進來,所以我就進來了!」
阿淵:「那是妳的誤解,我可沒請妳進來,現在馬上離開!」
知以:「不要那麼兇嘛!再幫我一次,上次好像不靈!」
阿淵:「我管妳靈不靈?馬上離開,不然我報警了!」
知以坐在床上,一副悠哉的樣子,看著房間的佈置,
阿淵拉起她:「妳不走,我就把妳扔出去!」
知以又靠近他,阿淵強拉她到門口,知以故意跌了一下,阿淵扶住她,
知以趕緊抱住他,阿淵又愣了一下,
過一會才掙開她:「妳走吧!這裡不歡迎妳!」
知以抓住他的手:「拜託!只要再親我一次就好!」
阿淵:「妳有病啊!再不走,我真的動手了!」知以看著他,
阿淵:「看我也沒沒用,不幫就是不幫!」
知以低下頭不說話,直到外頭的雨落下,才打破兩人沉默!
知以:「我明白了!謝謝你幫過我!」說完就要走,
阿淵:「等雨停了再走,我可不想害妳感冒!」
知以:「不用了,我不會生病的!」
阿淵拉住她:「妳耍我啊!一會賴著不走,一會又急著要走?」知以抽回手走了出去,
阿淵:「隨便妳啦!反正都不干我的事!」
過一會聽到關門的聲音,阿淵探出頭看了看,「真的走了?」
有些不放心的走到門口,打開門看看。
看到知以站在外面,看著雨,就這樣不知站了多久?突然,知以昏了過去,
阿淵趕緊抱她回屋子,升了火,替她蓋上被子,「就叫妳等雨停了再走,偏要走!真會找麻 
煩!」他想著。
知以遠遠的看到老爺爺坐在涼亭那,便跑過去:「真的是你!」
老爺爺:「不生氣了?剛才不是罵的那麼難聽?」
知以:「因為我急嘛!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可是還是回不來?」
老爺爺:「不是沒效,只是時候未到!」
知以:「那還要等多久?」
老爺爺:「等他學會關心別人,愛別人的時候!」
知以:「那太難了!他現在巴不得我趕快消失!」
老爺爺:「妳就努力吧!他一天沒改變,妳就得多待一天!」
知以:「啊!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變他?」
老爺爺:「天機不可洩露!」
知以:「如果我用錯方法,不就會害了他?」
老爺爺:「好吧!最近幾天,會發生一件事,也許那是個轉機,要好好把握!」
知以:「我知道了,謝謝老爺爺!」
老爺爺:「快回去啊!遲了,又要再多待一陣子,才能回來!」
知以:「那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老爺爺:「知道了,快回去吧!」知以才離開。
過了一會才醒過來,阿淵:「醒啦?」知以沒說話,起身要出去,
阿淵拉住她:「又要去哪裡?很煩耶!」
知以:「是你要我不要纏著你的!所以我現在離開,不對嗎?」
阿淵:「可是我也有說等雨停了再走,不是嗎?」
知以:「現在雨停了,我該走了!」
阿淵:「如果不幸在街上碰到,拜託妳就當不認識我,ok?」
知以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出去了,阿淵沒再拉住她,但心裡莫名有些難受!
知以走在街上,「真的不留我?真是個混蛋!」她在心裡罵著。
 
第二章
過了幾天,知以仍是在街上晃著,一輛熟悉的車子經過,「是他!」本想走過去的,但一想 
到他的毒舌言論,就遲疑了一下!但看到有輛車緊跟在後,且沒減速的要撞上去,本能的跑 
過去,打開車門把阿淵拉出來。
阿淵正想罵人時,〝碰〞的一聲,讓他嚇了一跳,
文惠慢慢走過來:「真是不好意思!〝撞〞到了你的車!」阿淵的臉色頓時改變,
文惠看了知以一眼:「多虧這位小姐把你拉出來,不然我就得〝坐牢〞了!」
阿淵把知以拉到身後:「不關她的事,妳最好別亂來!」
文惠:「別緊張!我只是想好好〝謝謝〞這位小姐!」
阿淵:「不需要!妳可以走了!」
文惠拿出名片給阿淵:「車子修好的帳單,就寄給我吧!」
阿淵收下名片:「還有事嗎?」
文惠:「我叫文惠,不知道這位小姐叫什麼名字?」
知以:「叫我知以,就可以了!」
文惠:「我〝記住〞了,下次見!」說完就攔了計程車離開。
阿淵:「妳幹嘛告訴她,妳的名字?她這個人很危險!」
知以:「你是在關心我嗎?」
阿淵:「妳救了我一命,我…只是不想欠妳人情!信不信,隨便妳!」說完就要走,
知以:「你真的不理我啊!算了,我去找那個叫文惠的,她應該會很歡迎我才是!」
阿淵停住腳,回過頭看了她一眼:「真是上輩子欠妳的,走吧!」
知以:「要去哪?」
阿淵:「不會是開房間!」知以才開心的拉著他走。
回家後,阿淵打了電話給保險公司,處理車子的事情,
掛上電話後,知以也把晚餐準備好了,
阿淵:「還算滿自動的!」
知以:「嚐看看味道如何?」
阿淵吃了一口:「還好!」
知以:「你就不會稱讚一下啊!這可是我第一次下廚耶!」
阿淵:「是,辛苦了!」
知以:「這還差不多!吃飯吧!」說完才開動,
吃完飯後,阿淵:「如果…妳沒地方住,就暫時住這吧!」
知以:「真的?」
阿淵:「不要就算了,我沒差!」
知以:「算了,我還是走好了!」
阿淵拉住她:「一句話,留不留?」
知以:「那你不可以嫌我煩,如果我不小心做錯事,也不可趕我走喔!」
阿淵:「知道了,真是囉嗦!」
知以笑了笑,收拾好後,阿淵帶她到客房,
知以:「你好懶喔!都不打掃!」
阿淵:「反正又沒人住!要不要,就剩這間!」
知以:「你要幫忙打掃喔!」
阿淵:「知道啦!」說完就開始打掃,
好不容易清乾靜後,兩人都累的倒在地上休息,知以伸出手:「合作愉快!」
阿淵也伸出手:「合作愉快!」
過了一會才起身出去,拿了幾件衣服給她:「先暫時拿去穿,明天再去買新的!」
知以:「那我先去洗澡了,你不可以偷看!」
阿淵:「放心,身材又不好!」知以打了他一下才進去,
阿淵的心情是憂喜參半,「喜的是,暫時可以保護她的安全!憂的是,那女人絕不會罷手的 
!」他想著。
知以倒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那個叫文惠的人,應該就是讓阿淵有心事的原因吧!第一眼 
看到她,就覺得她充滿敵意,阿淵更是全身緊繃,像隻要攻擊的獅子,直到她離開才放鬆下 
來!該怎麼幫他呢?」她想著。
阿淵洗好澡後,知以已經睡了,便拉了張椅子坐下,「為什麼老天要讓文惠再出現?難道傷 
害的人還不夠多嗎?一定要逼到自己無路可退,才甘心嗎?妳這個冒失又天真的ㄚ頭,希望 
這次能保全妳,真的不想再看到悲劇重演!」他想著,過一會才起身回房。
隔天就帶知以去買衣服和一些日用品,一路上知以都開心的笑著!
回家後開始佈置房間,阿淵本想幫忙,但好像越幫越忙,最後知以要他站在門口看就好了!
過一會都弄好後,知以:「如何?還不錯吧!」
阿淵:「是不錯!只是有個地方,擺得不恰當!」
知以:「哪裡?」
阿淵:「妳啊!」知以打了他一下,
阿淵:「這麼兇,哪有男孩要妳?」
知以:「別人不要,你要不要?」阿淵故意搖搖頭,
知以:「沒眼光,哼!」阿淵笑了笑,
吃完午飯後,知以:「平常你都一個人在家嗎?」
阿淵:「現在多了妳這個麻煩!」
知以:「要不要出去走走?」
阿淵:「我不喜歡太多人的地方!」
知以:「是嘛?」
阿淵:「我倒想問妳,為什麼老是這麼開心?難道沒有不快樂的事?」
知以:「有啊!可是我有秘訣!」
阿淵:「是什麼?」
知以:「要拿什麼來換啊?」
阿淵:「要錢,沒有!要人,不行!」
知以:「我只要你對自己好一點,就行了!」阿淵沒說話,只是聳聳肩,
知以在他手上寫下兩個字,〝簡單〞!阿淵不懂的看著她,
知以輕唱著一首歌:
『難道是這個世界太吵,聽不到自己的思考,有人笑我腳不太小,
    走不到什麼天涯海角,交岔路總是分不清楚,思緒亂內心更孤獨,
    多少情債該我背負?能換的多少祝福?簡單的夢,有你就好!
    別把人生看得那麼無助,別把戀愛談的那麼苦,因為簡單,看天更藍!』
阿淵看著她,「真的可以這麼〝簡單〞過生活嗎?但她的眼神是如此的確定!也許,有天自 
己也可以能這樣吧!」他想著。
知以拉著他往外面走,阿淵:「要去哪?」
知以:「去看雲啊!」阿淵看了她一眼,才跟著她走!
他們來到一個山坡前,知以拉著他往上跑,阿淵竟有些訝異,自己居然滿喜歡這種接近大自 
然的感覺!
跑上去後,知以拉他躺下來:「我最喜歡躺在這看雲了!」
阿淵看著蔚藍的天空及白雲,心情意外的平靜自在!兩人邊看邊猜雲的形狀,笑聲伴著他們 
度過悠閒的下午,阿淵有些明白,知以說的〝簡單〞了!
回過頭看到知以睡了,也閉上眼休息。
傍晚時,阿淵才醒過來,但卻沒看到知以,有些緊張的起身找尋,
看到知以蹲在草叢裡,便走過去:「妳在幹嘛?」
知以嚇了一跳,手中的蚱蜢趁機逃走,知以追著牠跑,不小心跌一下滾了下去,
阿淵趕緊上前拉住她,但沒站穩也一起滾下去,阿淵緊抱著她,知以卻開心的笑著。
停下來後,阿淵放開她:「妳沒事吧!」
知以拿掉沾在他頭上的草:「我們再玩一次,好不好?」
阿淵:「還玩?下次就沒那麼幸運了!虧妳還笑的出來!」知以不捨的被阿淵拉回家,
這晚,阿淵第一次沒從惡夢中醒來的一覺到天亮!
 
第三章
也許是受到知以的影響,阿淵變得開朗許多,一有空就會和知以出去走走,
上班時,也開始會主動幫別人的忙,公司的同事都很意外,但很高興他的轉變!
這天,阿淵特別買了個禮物要送知以,
文惠出現在他面前:「別忘了!當你開始喜歡上另一個人時,就要多注意她的安全了!」
阿淵:「如果妳真要報仇,就直接針對我就好,不要再傷害其他無辜!」
文惠:「哪時候變得會替別人著想了?」
阿淵:「妳最好別動她,不然我不會放過妳的!」
文惠:「我好害怕喔!告訴你,我妹妹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
阿淵走近一步:「為了報仇,狠心傷害我身邊的人,妳不會良心不安嗎?」
文惠退了一步,「他的確和以前不同了!不行!絕不能放過他!」她想著。
阿淵:「如果妳還是執迷不悟,我也不會再讓步了!」說完就離開,
文惠冷笑著,倒想看看誰才是最後的贏家!
阿淵回家後,知以:「可以吃飯了!」
阿淵把禮物拿給她:「給妳!」
知以開心的:「真的要送我?」
阿淵:「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只是覺得它適合妳!」
知以打開看了看:「哇!好漂亮,謝謝你!」
阿淵:「去試穿看看吧!」知以才回房換上,出來時,
阿淵:「好美喔!我要昏倒了!」知以又笑了,
吃完飯後,阿淵帶著她跳舞,知以輕靠在他肩上,「這次,一定要盡全力保護她!是她的出 
現,才讓自己又活了過來!沒有她,一切就沒意義了!」阿淵在心底發誓!
夜漸深了,但兩人都捨不得停下來,這時門鈴響了,
知以抬起頭:「這麼晚了,會是誰?」
阿淵:「我去看看,妳先回房!」
知以:「為什麼要我回房?」
阿淵:「我是怕妳太美了,會被別人搶走!」知以笑了笑才回房,
阿淵明白是誰按的,吸了口氣才走過去,打開門卻沒看到人,左右看了一下,確定真的沒人 
,才把門關上!回過頭看到…
文惠拿著刀架著知以,阿淵:「快放了她,聽到沒?」
文惠:「不好意思,我有重聽!」說完刀子在她脖子上劃了一刀,血滲了來,
阿淵上前想拉回知以,文惠又劃了一刀,阿淵急死了!
知以:「你別怕,我沒事的!」
文惠的刀架更深了,血慢慢染紅了她的衣服,阿淵不管了,
上前推開文惠,拉回知以:「妳撐住啊,我馬上送妳去醫院!」
知以虛弱的:「不用了,我真的…沒事!」
阿淵抱著她往門口衝,文惠從他身後刺了一刀,阿淵沒站穩的跌在地上,
文惠:「我不會讓你們一起死,我要你看著心愛的人,慢慢的死在你面前,而你卻束手無策 
救她!」
阿淵:「為…什麼?文涓不會原諒妳的!」
文惠:「原諒?是你對不起她的,不然她不會自殺!」阿淵大笑,
文惠:「你笑什麼?」
阿淵:「我…負了她?她竟然對妳撒了這麼大的謊!我告訴妳,事實上是她出軌!我…親眼 
看到,她和別的男人睡在床上!」
文惠:「不!這…不是真的,不會的!」
說完就像發瘋似的朝他們亂刺,阿淵護著知以,知以:「阿淵!你…快讓開!」
阿淵::「我不會…,讓她傷…害妳的,回…去吧!」
說完就低下頭吻了她,知以覺得有股力量把她往上拉,可是她不想走!
阿淵還在流血、不要啊…!
知以再醒過來時,看到老爺爺坐在旁邊,便:「阿淵,他…?」
老爺爺:「他沒事!不信妳自己看!」說完就拿了一面鏡子給她,
知以看到阿淵躺在病床上,情況穩定才稍為放下心!
老爺爺:「他已經學會關心別人,妳就不用太操心了!」
知以點點頭,但心裡還是很不捨!
過了幾個禮拜,阿淵也出院了,雖然很不習慣,沒有知以在身邊的日子,但仍如昔的過著生 
活,有空時,會去醫院看文惠!
這天,文惠不像平常一樣,對他大吼大叫,反而出其的平靜,
淡淡的說:「你為什麼要原諒我?」
阿淵有些意外,但心裡有數了,便:「過去的都過去了,只要妳放下仇恨就好!」
文惠低下頭哭了,這是第一次看到她哭,文涓走的時候,她一滴淚也沒掉過。因為那時,滿 
腔的怒火已把眼淚哄乾!
那晚,文惠走了,走的很平靜!「也許這對她來說,是種〝解脫〞,終於可以卸下這沉中的 
包袱!人生是怎麼一回事?也許〝簡單〞,真的會過的比較快樂,自在吧!」他想著。
知以的笑臉又浮現眼前,看著天空,喃喃的:「她過的好嗎?傷也好了嗎?」
知以:「當然好了,不然我不成了人乾了?
阿淵回過頭,看到…,開心的抱住她:「真的是妳!」
知以:「這對白,好像有人用過!」
阿淵看著她:「我記得,好像還欠一個東西喔!」
知以趕緊逃跑的:「才沒那麼便宜你!追不到,就沒有!」
阿淵:「別跑!」兩人開心的跑著,
老爺爺嘆口氣,「為了他,知以甘願放棄多年的修行,來換得重回人間的機會!也許這是那 
丫頭和他之間的緣份吧!」他想著。
 
02戀一個愛
第一章
適意下班回家時,被一輛闖紅燈的車子撞上,再醒來時,已經天黑了!
她站起身茫然的走著,突然看到…,害怕的往後退,一大群狼朝她逼近,適意脫下外套,試 
圖趕走那群狼,接著所有的狼衝了過來,適意的外套被咬爛,手也也受傷了,危急時刻,有 
人打跑了那群狼,阿朝一把拉適意上馬,適意:「你要帶我去哪啊?」阿朝沒說話,只是加 
快速度騎回去。
適意開始有些不安,「才剛逃開狼的攻擊,現在又被壞人綁走!」她想著。
回去後,適意看到有個女孩,身上的衣服被鞭子打爛了,
也不知哪來的勇氣,上前握住了鞭子:「為什麼要打她?」
阿朝:「因為她沒好好看住妳,害妳差點沒命!」
適意:「是我自己迷路了,才會遇到狼群,不關她的事,也不准再打她!」
阿朝:「放手,不然連妳一塊處罰!」
適意也火大了:「我說過不關她的事,要打,你就打我好了!」
阿朝看了她一眼,才生氣的丟下鞭子出去,
適意稍微鬆口氣,「剛才還怕會真的打下去,算他還有點良心!」
適雯:「謝謝少奶奶!」
適意訝異的:「適雯!妳怎麼會在這?」
阿廣:「如果不是少奶奶求情,適雯一定完了!」
適意:「你們為什麼叫我少奶奶?我是適意啊!」
阿廣和適雯不解的看著她,
「今天的少奶奶和平常不太一樣,是剛才被狼群嚇得,才怪怪的嗎?」
適意:「出手可真重!阿廣,快去拿藥箱來!」
阿廣:「少奶奶,還是先去跟少爺解釋一下吧!」
適意:「我為什麼要去?又不是全是我的錯!還發什麼呆,快去拿藥箱啊!」
阿廣才先去拿藥箱。
上完藥後,適意被半拉半推的拉進房間,阿朝坐在椅子上不說話,阿廣趕緊把門關上,
適意喃喃的:「推我進來幹嘛?他一個大男人,適雯的傷?不行,還是出去看一下!」
阿朝:「還要去哪裡?在外面瘋一天了,不夠嗎?」
適意:「誰瘋一天了?莫名其妙!」
阿朝:「妳…!」
適意:「又想打人啊?」阿朝不說話,適意也不說話的坐在他對面。
過了一會,阿朝才起身到衣櫃,拿了衣服給她:「澡去洗一洗,穿那是什麼衣服?」
適意:「我又不是在拍古裝戲,那這個給我幹嘛?」
阿朝抓住她的手,生氣的:「妳今天的話,可真是夠多了!」
適意:「誰叫你把我惹毛了,平常我才不會…!」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吻住,
適意用力推開他,給了他一巴掌:「你無恥!」
阿朝摸了摸臉,適意漲紅著臉瞪著他,「自己的初吻…就被他…真是可惡的!」她想著。
阿朝覺得她那樣子很可愛,便笑了出來,
適意:「有什麼好笑的?」
阿朝:「快去洗吧!」說完就出去,適意擦了擦唇,才無奈拿著衣服去洗澡!
洗好後回房,看到他倒在床上睡了,便拿枕頭打他:「別裝睡!這是我的床,你快起來!」
阿朝不理她的翻過身,適意:「沒關係,那我出去好了!」說完正準備出去時,
阿朝一把拉她到懷裡,適意掙扎的:「快放開我,你這混蛋!可惡…!」
阿朝又吻住她,並把她牢牢抱著,適意已經暈了,累了,
過了好一會,阿朝才抬起頭看著她,適意覺得心跳好快,頭好昏,不一會竟真的睡著了!
阿朝笑了笑,閉上眼也睡了!
在夢中,看到適雯趴在床上哭著:「姊!妳快醒醒好不好?不要丟下我一個人,醒醒啊!」
適意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不可能,我還活著啊!」她不解的 
想著。
搖了搖適雯:「適雯,我在這,妳聽到沒有?我沒死啊!」
但適雯像是聽不到,也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似的!
適意退了一步,喃喃的:「不!這不是真的,不是…!」她被嚇醒的張開眼,
看到阿朝正盯著自己看,便趕緊坐起身,阿朝:「做惡夢了,是不是?」
適意看了看周圍,「這裡到底在哪?為什麼自己會在這?」她想著,
阿朝摸了摸她的額頭,適意回過神的拿開他的手:「不要碰我!」
阿朝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才出去,
適雯端著早餐進來:「少奶奶!可以用膳了!」
適意看著她:「妳真的不記得我是誰嗎?」
適雯:「您是少奶奶啊!」
適意嘆了口氣,知道再問下去,也問不出什麼答案!
適雯:「昨天謝謝少奶奶相救,不然我今天是不可能在這了!」
適意:「妳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妳的!」
阿朝走進來:「也包括我嗎?」
適雯識相的先出去,適意:「對!我不准你欺負她!」
阿朝坐下來看著她,適意不理他,低頭吃著,阿朝把東西放在桌上,
適意看了一下,訝異的看著他:「你…怎麼會有這個?」
阿朝:「昨天妳掉在路上的!」
適意欣喜的把手鍊擦了擦:「謝謝你!」阿朝笑了笑才又出去。
適意吃完早餐後,才把碗筷拿出去,看到適雯在洗碗,也蹲下來一塊洗,
適雯:「少奶奶,我來就行了!」
適意:「一起洗比較快,免得他又有藉口找妳麻煩!」
適雯:「其實少爺對我們很好,只是他是就事論事,嚴格了點!昨天少奶奶不見,他著急得 
四處去找,好在及時找到了!所以現在和其他人去巡馬房,最近狼群又增加了!」
適意:「是嗎?」
適雯:「馬,是我們這裡的生活重心,這些馬長大後都會送下山,幸運一些的,被有錢人買 
去當賽馬用!其他則是被買去拉車載物!少爺之所以不讓少奶奶出去,是怕那些狼傷害妳, 
牠們可兇了!」適意明白,昨天就領教過了!
適雯:「謝謝少奶奶幫我洗碗!」
適意:「還有什麼要做的嗎?」
適雯:「都弄好了!少奶奶也休息一下吧!」
適意才四處看看,「昨天來的時候,都黑鴉鴉一片,對了,昨晚…!」想到這,適意是又氣 
,又有些莫名的…,甩了甩頭,要自己別亂想!
走到馬房時,看到阿朝在替馬梳毛,便走進去看看,阿朝有些訝異的:「妳怎麼會來這?」
適意:「有規定我不能來嗎?」
阿朝:「是沒有!不過妳一向都怕馬!」
適意拿起一把梳子,刷了刷另一匹馬:「這匹馬好壯喔!」
阿朝:「小心!他是公的,現在正值發情期!」才說完,那匹馬就叫了一聲,
適意嚇了一跳,沒站穩得往後跌了一下,阿朝趕緊扶住她,
適意趕緊站好的:「我沒事,不用你操心!」
阿朝沒說什麼,繼續幫馬梳裡,適意在一旁看著,那專注的表情,莫名得讓他有些…心動!
她深吸了口氣,調整情緒。
阿朝梳理好後:「要不要騎馬出去看看?」
適意很想說不!但又不想讓他看笑話,只好硬著頭皮騎上馬,阿朝牽著馬走出馬房,
適意:「你不是說要騎馬?為什麼沒看到另一匹馬?」
阿朝看了她一眼:「因為我要騎的是這匹!」
說完就一躍上了馬,快步騎著馬,適意被蹬的屁股好痛,但又忍著不說,
阿朝明白,便:「跟著馬的速度而動,就不會被蹬的屁股痛好痛!」
適意才慢慢試一遍,「好像沒被蹬的那麼慘了!」她想著,
阿朝笑了笑,帶她四處巡了一遍才回去,適意看著四處的風景,
「這裡的空氣真好,不像台北!真希望能一直住在這,可是…!」她的心又沉了下去。
阿朝看出她有心事,便:「不舒服嗎?」
適意看了他一眼:「沒有!你是在這裡長大的嗎?」
阿朝:「開始對我有興趣了?」
適意:「不說就算了,當我沒問!」
阿朝:「我在這裡生活已經三十幾年了!二年前在山下遇見了妳,才把妳帶回來!」
適意:「她一定是個溫柔又賢慧的人吧!」
阿朝:「她是很溫柔,不過話卻很“少”!」
適意白了他一眼:「明知道我不是她,為什麼不揭穿我?」
阿朝:「妳還是她,只是個性不一樣罷了!」
適意:「是嗎?那你比較喜歡哪一個?」
阿朝愣了一下,適意也後悔問這個蠢問題,
兩人都沉默了一會,阿朝才:「我比較喜歡…兇的!」
適意也愣了一下,才回過神,打了他一下:「別拐著彎罵人!」
阿朝笑了笑,適意的心又亂了,回去後就趕緊逃回房間,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阿朝了!
坐在床邊,突然覺得頭好暈,就昏了過。
在夢中,看到適雯坐在床邊:「姊!我又來看妳了!雖然我不知道妳是否聽得到?但我相信 
妳一定會好起來!我答應不哭的!可是…!」她趴在床上難過得哭著,
適意:「適雯妳別哭,我在這啊!為什麼妳聽不見呢?」
接著又看到阿朝被一大群狼圍住,便跑過去護在他前面,但狼卻穿過她的身體咬著阿朝,
阿朝倒了下去,血慢慢染了一地,適意介於兩者之中,不知該怎麼辦?
「既不想看到適雯傷心,也不願看到阿朝受傷,自己到底該怎麼辦?」她想著。
再醒來時,看到阿朝坐在床邊守著,那眼神好溫柔,不禁有些心動!
阿朝:「妳已經昏迷一天一夜了!又做惡夢了,是不是?」
適意低下頭,她的心好亂,阿朝抱著她,適意沒有掙扎,只是靜靜靠著,
「只有在他懷裡,才會感到安全吧!」她想著!
 
第二章
過了幾天,適意正寫著字時,突然打起雷來,適意閃過一陣不安,便趕緊出去看看,
天空一片灰暗,也刮起了大風!
阿朝和其他人拿著板子釘牢馬房,這時有道光緩緩降下,適意明白離開的時候到了,
因為跟夢裡看到的情形一樣!
回過頭看了阿朝一眼,「雖然很不捨,但自己畢竟不屬於這裡的,不是嗎?」她想著。
阿朝走過來抱住了她,適意難過的哭了,過了好一會,阿朝才鬆開手!
適意:「你要好好照顧自已,我不會忘記你的!」說完就消失在空氣中!
再醒來時,看到…,她知道自己是回來了!
適雯開心的握住她的手:「姊!妳終於醒了,太好了!」
適意笑了笑,但心裡仍是感到有些失落,「可能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他了!」她想著。
一個禮拜後才出院,適意如昔過著一樣的生活,但心裡老覺得空空的,
「不知道他過的好嗎?」她想著。
回到家後,適雯:「姊!有人等妳很久了!」
適意:「誰啊?」
適雯:「他在妳房間等,妳看了就知道!」
適意才回房間看看,愣了一下,是阿朝!
有些不敢相信的,慢慢走到他面前:「真的…是你嗎?」
阿朝:「還有另一個像我這麼帥的人嗎?」
適意開心的抱住他:「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阿朝也開心的緊緊抱住她!
適雯和阿廣躲在門邊偷笑,適雯:「總算把我老姊推銷出去了!」
阿廣:「那我們可以去準備結婚的東西了!」
適雯:「我還沒跟你算帳,害我被你朋友打這麼慘,不行!我也要打回來才行,別跑!」
阿廣:「救命啊…!」
但他們並不知道,有些事也許並不在計畫裡,有些可能是真的!
阿朝拿出紙:「這是妳那天留下的!」適意看了他一眼,才輕唱著:
『從來不相信愛情,不相信一見鍾情,當我撫平你觸摸過的衣領,才驚覺愛已那麼近,
    你用堅定的愛情,輕易地換走我的心,讓我一整夜想著你到天明,那迫不及待的愛情!
    愛那麼靠近怦然動心,一顆心為妳忽遠又忽近,看你的眼睛,總讓我又沉又暈,
    誰說愛讓人安定,愛那麼靠近,無所遁形,情願掉進你佈置的陷阱,關於愛情啊!
    總沒有道理可循,哭也好笑也好,這一生和你約定!                                                         』
唱完後,阿朝低下頭吻了她,適意滿足的…笑了!
 
03相約到永久
第一章
席恩又從惡夢中驚醒,不知道為什麼老做這可怕的惡夢?
自從上次出車禍後,夢裡就常出現一些不認識的面孔,他們都帶著仇恨,瞪著自己。
下了床到外面喝了杯水,看了錶,又是凌晨三點,每天都是這時候被嚇醒,不由得覺得有些 
冷,才又走回房!
隔天,精神很差的去上班,在轉彎時,突然衝出一輛車,席恩趕緊閃到旁邊,不小心撞上了 
停在路邊的車子,頭撞上了方向盤,痛的用手輕揉著,
阿寄從商店出來時看到…,不敢相信的走過去看了看,生氣的拍了她的車窗,
席恩抬起頭,按下車窗,阿寄:「妳會不會開車啊?路那麼大條,還會撞過來?」
席恩不想和他吵,便:「多少錢,我賠給你!」
阿寄:「如果今天鬧出人命,妳賠得起嗎?」
席恩:「不然你想怎樣?又不是只有你吃虧,我也受傷了,不是嗎?」
阿寄:「噯呀!是你撞我的車耶!還這麼兇?」
席恩看時間來不及了,有些火大的:「有話快說,你不趕時間,我可趕啊!」
阿寄:「幹嘛!聲音大我就會怕妳啊!」
席恩真的火了,遲到就遲到,要耗就一起耗!
便下車:「你以為我愛撞啊?要不是突然衝出一輛車,誰要去撞你這台破車?」
阿寄:「破車?妳太過份了!」
席恩:「如果是新車,才輕輕一撞,就凹下去那麼多?別人一看,也知道那是台破車!」
阿寄生氣的抓住她:「妳有膽再說一次!」
席恩:「我可不是被嚇大的!你有兄弟,我也有!只要一通電話,馬上就到,要不要見識一 
下?」
阿寄放開她:「真是不可理喻!」
席恩:「沒本事就別和人吵架!」
阿寄:「還真謝謝提醒啊!」席恩不裡他的上了車。
到公司時已經九點多了,但看到外面圍了不少人,
便停好車,走過去問了小雅:「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人全在外面?」
小雅:「好在妳今天遲到,現在才來!有個瘋子跑進公司放了炸彈,說要炸死全公司的人,
那炸彈就放在妳的位子那!」
席恩:「現在情抗況如何?」
小雅:「警方已經把嫌犯抓起來了!現在在等炸彈拿出來!」
席恩看了看旁邊,看到警車上的那個人,嚇了一跳,
小雅:「怎麼了?妳臉色看起來很差?」
席恩:「可能是昨晚沒睡好吧!」
小雅:「炸彈被拿出來了!」
席恩才回過頭,看到警方小心翼翼拿著一個行李箱,
小雅:「沒事了,我們進去吧!」
席恩回辦公室後,心情仍無法平靜,「剛才那個眼神,好像在哪裡見過?」她想著。
打開抽屜時看到有張字條,上頭寫著:「下次,就沒那麼幸運了!」
席恩愣了一下,「怎麼和夢裡的情形一模一樣?」她不自覺的抖了起來!
阿寄到公司後,阿明:「還真早啊!」
阿寄:「要不是遇見那女人,我才不會遲到!」
阿明:「說來聽聽吧!」
阿寄才把剛才發生的情形說了一遍,阿明沒說什麼,只是笑了笑,
阿寄:「我都快氣死了,你還笑得出來?」
阿明:「天機不可洩漏,以後你自然會明白!」
阿寄:「什麼跟什麼?別煩我了!」說完就回位子上
阿明喃喃的:「希望他們能改變原來的結局!」
下班後,阿寄正準備開車去修車廠檢查時,一個緊急煞車,撞上了前面的車子,
阿寄趕緊下車看看,席恩也下車一看,
阿寄:「一人一次很公平啊!」
席恩:「早上我沒那麼用力,現在整個板金都凹下去了!」
阿寄:「那妳就該換掉這輛爛車!不然下次就沒那麼幸運了!」
席恩:「是啊!現在各不相欠了!」
阿寄拉住她:「等一下!」
席恩掙扎的:「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
阿寄:「我要吃豆腐,也不會挑上妳!」
席恩:「那我可真要煙火慶祝了!」
阿寄:「女孩子嘴巴不要那麼利,沒好處的!」
席恩:「男孩子不要那麼色,會惹禍的!」說完就甩開他的手,
一輛機車從他們身邊竄出來,席恩沒站穩的往後退了幾步,阿寄趕緊扶住她,席恩感覺到有 
東西被彈開似的,
阿寄:「有沒有搞錯啊!這樣騎車的?」
回過頭看到席恩正盯著自己看,便:「幹嘛這樣看我?」
席恩:「因為你的手還沒拿開!」
阿寄才收回手:「你以為我喜歡啊?哼!」說完就先回車上,
席恩站在那看著他,「這是巧合嗎?早上一次,現在又一次,他到底是誰?為什麼可以讓那 
些曾在夢裡出現過的人離開?難道他是我的貴人?不可能!一看到他就恨得牙癢癢的,怎麼 
可能?」她不解的想著。
阿寄:「喂!要當銅像就站到旁邊去,不要擋路行嗎?」
席恩沒反應,阿寄只好又下車,走過去還沒開口問,席恩就昏了過去,
阿寄趕緊扶住她:「喂!別裝死啊!喂!」
搖了半天都沒反應,只好先扶她回車上休息,喃喃的:「真是會找麻煩!一會像不講理的瘋 
子,一下子又沒預警的昏過去?真是上輩子欠妳的,車大概也不用修了!」
席恩的額上又冒出冷汗,又是夢裡那些人再追她,要向她索命,
阿寄拿了手帕替她擦了擦,發現她身子好冷,便到後座拿了件外套替她蓋上。
席恩見那些人沒再追來,才稍微鬆口氣的停下來休息,阿寄摸了摸她的手,好像暖和多了!
肚子咕咕叫,看了錶快十點多了,便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些東西吃,
一陣冷風吹來,席恩回過頭一看,那些人又回來了,便趕緊往前拼命的跑,不小心被石頭絆 
了一下,跌在地上,那些人圍住了她,席恩掙扎的:「不要過來,不要…!」
阿寄搖醒她:「喂!妳沒事吧?」
席恩害怕得抱住他:「不要離開我!」
阿寄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席恩靠在他肩上,一陣陣暖流流過,慢慢平復了剛才害怕的 
情緒,這時才回過神,趕緊推開他:「我…怎麼會在這?」
阿寄:「總算恢復正常了!我的肩膀好酸喔!妳倒好,沒預警的昏過去,還要我照顧!好不 
容易醒過來,又抱著我不放!現在卻說怎麼會這樣?真是莫名其妙!害我的晚餐給妳這一抱 
,全泡湯了!」
席恩只覺得做了一個很長的夢,想醒卻醒不過來!
阿寄:「喂!不會又開始了吧?」
席恩:「我回去了!」
阿寄:「等一下!」
席恩:「你又想怎樣?」
阿寄:「好,算我倒楣!連一句謝謝也沒有!」
席恩拿了張名片給他:「車子修理的錢估算出來後,打電話給我!」
阿寄:「喔!」
席恩:「這外套可不可以借我幾天?」
阿寄看了她一眼:「反正也快破了,妳要就拿去吧!」
席恩:「今天真的…謝謝你了!」說完才下車,
阿寄看她開車離開後,收好名片才開車回家,
席恩摸著外套,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阿寄看著名片,喃喃的:「席恩!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想了一下,才閉上眼睡了!
 
第二章
過了一個多禮拜,阿既沒再遇到她,莫名的有些失望,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
阿明走過來:「在發什麼呆?犯相思啊!」
阿寄:「才不是,別亂猜了!」
阿明:「看你這禮拜都精神不集中!如果沒猜錯,是在想她吧!」
阿寄故意裝傻的:「誰啊?」
阿明:「還裝!你手上拿的那張名片,是誰的啊?」
阿寄:「我還慶幸,不用再遇到那個瘋女人了!」
阿明:「其實約她出來吃飯,也沒什麼!不是嗎?」說完就回位子上,
阿寄看了名片,想了一下,才繼續工作。
下班後,猶豫了很久,才拿起話筒按了號碼,
席恩:「你好!我是席恩,請問你是哪位?」
阿寄:「是我啦!!妳…還記得嗎?」
席恩:「記得!車子修裡的錢估算好了,是不是?」
阿寄:「妳現在有空嗎?我們見個面再說,如何?」
席恩:「好啊!在哪見面?」
阿寄:「我在你公司旁邊的那家餐廳等妳!」
席恩:「你等一下,我馬上就下去!」說完就掛上電話,
阿寄深吸了口氣,才回位子坐下。
席恩推開門時,阿寄看到身後那些人並非善類,便走過去,把席恩拉到身後,
席恩:「怎麼了?」
阿寄沒說話,確定那些人走掉後,才帶她回位子上坐下。
席恩:「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
阿寄:「那些人可能會傷害妳,待會我送妳回去,比較安全!」
席恩苦笑了一下:「謝謝你!」
阿寄:「肚子餓了吧!服務生!」
點好菜後,席恩靜靜看著阿寄,
阿寄:「我有什麼不對嗎?」
席恩:「如果我跟你說,你看到的那些人,其實並不是真的人,你相信嗎?」
阿寄:「什麼意思?」
席恩把前陣子發生的事和那個惡夢說了一遍,阿寄有些訝異的看著她,
席恩:「就連我自己都弄不清楚,這是真的,還是在做夢?」
阿寄看著她,有些明白阿明之前說的話了,
便:「待會我帶妳去見一個朋友,也許他能幫妳!」席恩點點頭。
吃完飯後,阿寄就帶她去阿明那,阿明:「你們來啦,我等很久了!」
席恩:「你好,我叫席恩!」
阿明:「我知道!阿寄整天都望著妳的名片發呆!」
阿寄打了他一下:「我…才沒有!」阿明笑了笑,
席恩看了他一眼,竟發現他…“臉紅”了,不禁笑了出來,
阿寄喜歡看她笑,比兇起來可愛多了!
阿明坐下來:「前世,你是她的護衛將軍,而她,是位公主!因為國家被敵國侵佔領,你受 
國王之託,帶著她逃了出來,在逃亡的日子,公主不幸染上重病,且會傳染,就像現在的肺 
結核!你們逃到一個村落時,當地的居民也被傳染到,死了不少人!追殺你們的刺客,寧可 
錯殺一百,也不能放過一個,因此死傷人數有增無減!這股怨氣,就全算在這位公主身上!
如果她沒出現在這裡,一切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阿寄:「為什麼他們沒來找我?」
阿明:「你是她的護衛將軍,本身就有股正氣,加上你堅定的守護之心,所以讓牠們沒辦法 
輕易靠近!」
席恩:「我現在該怎麼做?」
阿明:「要用你們的誠心和決心,也許能扭轉這個劫數!這有兩個古銅錢你們帶著,危急的 
時候,可以暫時保命!」
席恩和阿寄才分別帶上,他們離開後,
阿明對著窗外:「冤冤相報何時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說完,吹起了一陣大風,阿明嘆了口氣。
到席恩家後,席恩:「你相信前世嗎?」
阿寄:「太多巧合了,使我有些質疑!」
席恩:「要進來坐嗎?」
阿寄:「妳不怕我這一坐,就不走了!」
席恩:「進來吧,護衛將軍!」阿寄笑了笑才進去,
席恩倒了杯水給他:「這一頓晚餐,可真豐富!」
阿寄:「如果我們沒吃這一頓,是不是還是跟之前一樣,見面就吵?」
席恩:「可能連架都打起來了!」阿寄又笑了,
席恩:「你的外套還在我房間,我去拿!」說完就回房拿時,身後有人打昏了她,
阿寄聽到聲音趕到房間時,扶起昏倒的席恩:「妳醒醒啊!」
正準備扶她到床上時,也被打昏了,
再醒來時,席恩病得很重得靠在樹下,阿寄:「妳…沒事吧!」
席恩:「你快走,不要管我!」
阿寄:「要走一起走!」
席恩推開他:「我…不想再看到你,快…走啊!」說完就吃力的站起身往前走,
“咻”的一聲,席恩被射中胸口的倒了下去,
阿寄趕緊跑過去扶起她:「妳撐著,我現在就帶妳走!」說完就抱她上馬,加速往前跑。
席恩:「快停下來!我…不想再…連累任何人了!他們是…無辜的!」
阿寄:「可是…!」
席恩:「我已經活不久了,你快走!也許…還有機會…逃出去!」
阿寄看了她一眼,才停下來,把馬趕走後,抱著她靠在樹下,
席恩:「你…快走,不要再管我了!」
阿寄:「妳不走,我也不走!」席恩又吐了血,
阿寄難過的替她擦掉嘴邊的血,“咻”的一聲,阿寄也被射中胸口!
席恩吃力的用手按住他的胸口,血仍是從指間流了下來,難過的:「是…我害了你!」
阿寄又被射中好幾箭,席恩:「阿寄!」
阿寄把她護在自己懷裡,席恩慢慢的閉上了眼!
阿寄看了她一眼,微笑的:「妳…等我!我不會…丟下妳一個人的!」說完也閉上了眼。
再醒來時,阿明:「你們沒事就好!」
阿寄:「我們怎麼會在這?」
阿明:「因為你們的決心和誠意,讓他們原諒你們了!他們希望能辦個法會超渡他們,好讓 
他們能投胎轉世!」
席恩:「剛才那個夢,是…真的了?」
阿明:「我先回去準備超渡的東西,你們好好休息吧!」說完就先離開。
席恩坐起身:「真的謝謝你!總是在我最危險時,伸出援手!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
阿寄走到床邊坐下來:「那都是誤打誤撞的!不過剛才穿的那套衣服,看起來挺帥的!」
席恩笑了笑,攤開手看了看:「手上的紋路,好像簡單多了!」
阿寄也伸出手湊過去:「這麼巧?和妳的感情線好合喔!」
席恩:「哪有?還差一點點!」
阿寄:「這簡單!」
說完就拿了桌上的筆畫了畫:「這樣就很合了!」
席恩:「才怪,你作弊!」
阿寄笑著握住她的手,席恩也笑了,這時,她想起一首歌:
『有你的世界特別美,我真心灌溉的紅玫瑰,一輩子不凋謝,想你的夜不怕黑,
    你用深情點亮我的希望,戀著妳不覺累,不落淚,不疲憊,愛你永遠不後悔!
    有你在我心扉,願忘了我是誰,帶我飛,用你溫暖雙臂,帶我飛,在你懷裡依偎,
    前世的相約,今生的瞭解,相愛過的心才能夠體會,帶我飛,用你溫暖雙臂,
    帶我飛,在你懷裡依偎,未來的歲月,要一起穿越,我的一顆心,只有你能安慰!』

04妳的心讓我來疼
第一章 
拭以沒聽錯吧?「阿新怎麼可以,這麼無情說出這些話?自己是他的女朋友耶!他怎麼可以 
隨便說,自己是別人的女朋友?」
阿新:「大家都是出來玩的,幹嘛那麼認真?他那麼有錢,現在是難得的機會,醫生說撞擊 
太大,會暫時失憶,妳可以冒充是他的女朋友,等他想起來時,錢也被騙光了,不是嗎?」
拭以打了他一巴掌:「下流!」
阿新:「這一巴掌算是扯平了,從此各不相欠!」說完就進病房,
拭以擦掉眼淚,吸了口氣才進去。
阿新:「妳來啦!阿充,你還記得她嗎?」
阿充看了看她,又看了阿新:「我…認識你們嗎?」
阿新:「你不記得啦?我們是好哥們啊!她是你的女朋友,拭以!」
阿充有些訝異的看著她,拭以勉強笑了笑,
阿新:「醫生說你因為車禍,頭部受到撞擊,所以會有暫時失憶的可能!」
阿充:「失憶?」
阿新:「不用擔心!多休息,很快就會好了,拭以會好好照顧你的!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回 
去了,拭以就多陪陪他吧!」說完就起身出去,
阿充:「妳真的是…我女朋友嗎?」
拭以沉默了一會,才:「不是!」
阿充:「那剛才他說…!」
拭以笑了笑:「是逗你開心的,愚人節嘛!」
阿充也笑了笑:「原來是這樣啊!」
拭以:「你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
阿充:「那妳明天…會來嗎?」
拭以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有沒生氣,我會來的!」
阿充笑了笑:「明天見了!」拭以笑了笑才出去,
在關上門的那一刻,拭以的淚還是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快步的離開醫院,這時下起了大雨,她沒撐傘,讓雨淋濕在身上,心痛的走著!
隔天,阿充醒來時已經天亮了,他看了看並沒有看到拭以,便坐起身打開電視,看到…,
不相信的看著電視裡的拭以,當白布蓋在她臉上時,搖著頭:「這不是真的,不會的…!」 
過一會就昏了過去。
再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坐在位子上,看了看四周,
拭以剛好拿東西進來,阿充愣了一下,才起身走到她面前,
拭以:「總經理,你沒事吧?」
阿充:「真的…是妳!妳沒死,太好了!」說完就開心的抱住她,
拭以嚇了一跳,努力掙開他,阿充:「對不起!剛才是因為…!」
拭以:「算了,下次別再這樣!」說完就把企畫案放在桌上後才出去,
阿充回位子坐下,不由的又笑了,拭以抬起頭時,看到他在傻笑,
「他今天一定吃錯藥了!」她想著。
下班後,看到拭以和一個男的在門口講話,阿充認出那是阿新,便轉身回去開車,經過門口 
時,沒看到拭以,有些失落的開車回去。
洗好澡後倒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選上自己?選上拭以呢? 
」他不懂的想著。
直到天亮,才疲倦的去上班,他趴在桌上,不自覺的睡著了!
拭以搖了搖他:「總經理,醒醒啊!」
但阿充一點反應都沒有,拭以無奈只好又出去,中午吃飯時,看到他還在睡,只好把午餐放 
在桌上,留了字條才又出去!
快下班時,拭以知道再不送出這份企畫案,明天一定來不及了!
只好努力的把他從周公那叫回來,阿充半睡半醒的:「什麼?」
拭以:「這份企畫案要趕在下班前送出,需要你的簽名!」
阿充才趕緊看了看,簽了名後拭以才趕緊送出去,
阿充伸了伸懶腰,看到桌上有張字條,便拿起來看了看:
「總經理:這麵包是留給你的!看你睡那麼沉,沒法叫醒你,只好委曲吃冷掉的了!  拭以 」
阿充大口大口的吃著,拭以:「那我先回去了,拜拜!」
阿充:「謝謝妳的麵包,很好吃!」
拭以笑了笑才走回位子,拿了皮包和外套就下樓,阿充也趕緊拿了外套追了出去,
拭以看他跑出來便:「我有忘了什麼嗎?」
阿充:「沒有!待會有空嗎?想請妳吃飯!」
拭以:「不好意思,我已經約了人!」
阿充:「沒關係,改天好了!」說完又走回辦公室,
拭以進電梯後,等了一會才按上關門鍵,「其實也不知道在等什麼?等他再回來嗎?」她不 
解的想著。
到樓下後看到阿充站在車子旁,阿充:「我等了一下,妳約的人好像遲到了?」
拭以笑了笑才坐上他的車,吃完飯後又去看電影,
拭以喜歡“藤井樹和藤井樹”之間的故事!
尤其最喜歡片頭的那句話:「妳可能不知道,也許…他曾經喜歡過妳!」
阿充看著她不說話,拭以回過頭看到…,便:「我臉上有什麼嗎?」
阿充:「如果有天,妳也遇到了一個很像妳的人,但她卻為了一個負心漢而自殺!妳會相信 
有這種事發生嗎?」
拭以有些訝異,想了一會才:「如果真有這一個人,我會勸她別那麼傻!也許她身邊一直有 
個人,是真的愛她且正等著她!」
阿充笑了笑:「希望有天,妳真的能遇見她!」
拭以:「那我就等看看了!」
阿充:「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去吧!」說完才一起走出戲院,
到她家後,阿充:「明天見,晚安!」
拭以:「謝謝你送我回來,開車小心點!」阿充笑了笑才開車離開,
拭以倒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昨天和今天的他都好奇怪!一下子莫名其妙得抱著自己,一下 
子又莫名其妙的請自己吃飯和看電影?難道他…,不能亂想,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不行, 
要跟他說清楚才是,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她想著!
 
第二章
隔天,阿充的車已經停在門口:「我好像比他早到喔!」
拭以:「還有比我更好的女孩,不是嗎?」
阿充:「上車吧!不然要遲到了!」
拭以:「我還是坐公車好了!」
阿充拉住她:「妳現在就避開我,到公司怎麼辦?」
拭以抽回手:「那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阿充:「給我一次機會證明,好嗎?」
拭以看著他,過一會才:「我不給你任何希望!但卻無法阻止你任何的舉動!」
阿充笑了笑打開門,拭以才坐進去,到公司後才各自回位子工作,
阿充看著低頭工作的拭以,在心裡發誓:「這一次,絕不會再讓他傷害拭以的!」
拭以偶爾抬起頭時,看到…,逃避的又低下頭,
「他是認真的了,怎麼辦?為什麼要出這個難題給自己呢?」她苦惱的想著。
下班時,拭以故意不動低頭工作,阿充也沒離開的意思靜靜看著她,等了一會,拭以才開始 
收東西,阿充也開始收拾,拭以快一步的逃出辦公室,阿充跟在後頭,電梯來後,拭以先進 
去,但阿充並沒有進去,拭以有些訝異的看著他,才按下關門鍵。
過了一會門開了,抬起頭一看…,阿充:「真巧,又見面了!」
拭以:「這麼有力氣,怎麼不乾脆跑到一樓算了!」
阿充:「沒問題!」說完就轉身下樓,拭以想叫住他但門已關上,
她在電梯裡走來走去的,到一樓後,猶豫了一會才走出電梯,卻沒看到阿充,稍微鬆口氣, 
但又有些擔心,「他該不會太累,昏倒在樓梯上吧?」腳不自主的往逃生梯那走,
在樓梯口看了半天,沒聽到任何聲音,正想上樓時,就看到阿充上氣不接下氣的從地下室跑 
上來,拭以轉身要走。
阿充拉住她:「等…我一下!」
拭以:「我只是硬幣掉在這,才走過來撿的!」說完想抽回手,
阿充:「我…送妳回去吧!」
拭以:「不用麻煩了,請你放手!」阿充沒放反而拉著她走出去,
拭以掙扎著,「萬一被別人看到了,又要誤會了!」她想著,
阿充打開車門看著她,拭以固執不肯進去,
阿充:「再不進去,萬一被誤會了可不好!」
拭以:「早就誤會了,現在才說!」
阿充笑了笑:「上車吧!」拭以才不情願的坐上車,
到她家後,拭以:「我可以下車了嗎?」
阿充:「如果妳想陪我不下車,我也不反對!」
拭以:「你想太多了,拜拜!」阿充看她進去後才開車回去。
拭以洗好澡後倒在床上,想到剛才發生的事,不禁笑了出來,這讓她自己都有些訝異!
隔天,特地提早到公司,但阿充已在辦公室了,有些無奈走進去,因為阿充已經看到她了!
阿充:「拭以!請進來一下!」拭以吸了口氣才開門進去,
阿充:「這份企畫案有些地方要修改一下,待會再拿給我!」
拭以:「是!那我先出去了!」
阿充:「等一下!」拭以就知道他才沒那麼簡單放過自己!
阿充拿了份早餐給她,拭以收下的:「謝謝!」說完就趕緊出去,吃完早餐後才開始工作, 
改好後才拿給阿充看,
阿充看了看才簽名:「幫我買個便當回癌,中午我要開會!」
拭以:「好!我待會就去!」
說完把企畫案送到會議室後,才去樓下的福利餐廳買了個便當。
在等電梯時,有個小朋友拿了一束花走過來:「阿姨!買花好不好?」
拭以看了看:「多少錢?」
小朋友:「只要50元!謝謝阿姨!」拭以笑了笑才帶著花進電梯。
到二樓時,阿充走進來:「哇!好漂亮的花!」
拭以:「別裝了,演技真爛!」阿充笑了笑,
拭以:「樓下一向是禁止外人推銷的!」
阿充:「本來想小孩子比較不會穿幫,沒想到還是被拆穿了!」
拭以:「這花拿去,免得待會上去引起一陣喧嘩!」
阿充:「是妳送的,我就收下吧!」
拭以白了他一眼:「這個便當也拿去,我不知道你要吃哪一種?就隨便買了!」
阿充:「沒關係!妳買的都好吃!」說完就打開來吃,
拭以:「你不會真要在電梯裡吃吧?」
阿充:「我餓扁了!反正又沒別人!」說完就大口大口吃著,
拭以搖搖頭,他那樣子真像小孩子!
到十樓後,阿充才去開會,拭以趕緊逃回位子,「這個混蛋!逢人就說那花是自己送他的, 
還問別人好不好看?真被他害慘了!」她在心裡咒罵著!
下班後,阿充開會還沒出來,拭以才稍微放心的收東西,準備下樓時,剛好看到…,便趕緊 
躲在樓梯口,阿充看了一下才關上門,拭以慢慢從樓梯走下去,到一樓後,左看看右看了一 
下,確定阿充已經走了後才走出來。
到家後正準備開門時,有人叫住了她,拭以回過頭看了看,
阿充走過來:「我才剛想到,我家沒花瓶耶!所以這花,先暫時放妳這好了!」
拭以:「你這理由真的很爛!沒花瓶,不會買一個新的啊?」
阿充笑了笑,耍賴的快一步先進屋裡,
拭以拿了花瓶給他:「這個送你,這樣你就有花瓶了!」
阿充:「不好吧!花是你送的,花瓶也是妳送的,我會過意不去耶!」
拭以白了他一眼:「隨便你,真囉嗦!」
阿充:「肚子好餓喔,煮麵吃好了!」
拭以:「等一下!你該不會打算賴在這不走吧?」
阿充:「我不知道妳喜歡吃白麵還是黃麵?所以兩種都有買!」
拭以:「你不要扯開話題!」阿充看著她不說話,
拭以:「幹嘛不說話?」
阿充:「我覺得還是吃白麵好了!」拭以快被他氣死了,
阿充:「妳生氣的樣子真可愛!鍋子放在哪啊?」
拭以不理他的走回房,阿充笑了笑,才去廚房煮麵,煮好後才小心的端了一碗到她房間,
拭以:「拿出去,我不想吃!」
阿充坐在床邊:「捧場一下嘛!我花了不少時間才煮好的!」
拭以:「我說過不會給你機會的,為什麼還要纏著我?」
阿充看著她:「我會證明給妳看的!先吃麵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拭以:「我不吃!你現在馬上離開!」阿充不說話,
拭以拿枕頭打著他:「快走啦!我不想看見你!」
阿充抓住枕頭,輕輕唱著:
『我的喜或憂只等妳點頭,妳又何必遲遲不說?伸出妳的手放在我手中,
    為何如此迷惑?傷心的時候是否想到我?還是怪我不夠溫柔?
    妳的痛再多我會替妳受,怎樣才能讓妳相信我?
    若妳給我深情的眼神,今生我就甘心癡癡的等,也許妳會發現我,
    有被妳遺漏的認真,若妳給我深情的眼神,我給妳的愛會永遠完整,
    不要對我太冰冷,妳的心讓我來疼!                                                         』
唱完後,阿充:「妳的心讓我來疼,好不好?」拭以沒說話只是低著頭,
「跟阿新交往也快三年了,為什麼他不曾像阿充一樣會陪自己聊聊,一起分享生活中的喜或 
悲呢?反而是阿充,常在自己需要人陪時從不缺席,而且出現率實在太高了!怎麼辦?自己 
到底該怎麼辦?」她苦惱的摀住臉,
阿充心疼的把她拉到懷裡,緊緊抱著:「如果妳真那麼討厭我,我離開就是!我希望妳快樂 
,希望看到的是妳的笑容!」
拭以靠在他懷裡,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要找的幸福,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只是阿新都 
推說忙,不願抽空陪自己!算了,一切順其自然吧!反正該來的,躲也躲不掉!」她想著。
過一會才坐起身,看著他:「我說過不會給你任何希望,但卻無法阻止你任何的舉動!」
阿充開心的笑了,拭以也露出了笑容,兩人才一塊吃著麵!
吃完後阿充幫忙收拾,收好後才離開,拭以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不禁又笑了!
 
第三章
過了一個多禮拜,拭以也慢慢習慣阿充給自己的驚喜生活!
這天,阿充如昔的送拭以回家,在路上不小心被後面的車子追撞,阿充把拭以護在懷裡,自 
己卻撞上了玻璃昏了過去!
送去醫院後,拭以才知道原來是阿新撞了他們,阿新走過來,醫生也剛巧從手術室出來,
拭以:「他的情形如何?」
醫生:「沒有生命危險,但頭部受到了撞擊,可能會暫時失憶,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阿新:「我們知道了,謝謝你!」醫生走後,
阿新:「這樣也好,省得還要賠償!」
拭以沒聽錯吧?「他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
阿新:「這樣不是很好?趁他什麼都不記得,妳就假扮是他的女朋友!等他想起來時,錢也 
被騙光了,不是一舉兩得嗎?」
拭以打了他一巴掌:「下流!」
阿新:「這一巴掌算是扯平了,從此各不相欠!」說完就進病房,拭以呆坐在椅子上,
這時她想起了之前阿充問過的問題,現在她終於明白是什麼原因了?過了一會才進病房。
阿新:「你醒啦,頭還痛嗎?」
阿充:「你…是?」
阿新:「我們是好哥們,你忘啦?那拭以你該記得吧,她是你女朋友!」
阿充看了拭以一眼,拭以勉強笑了笑,
阿新:「你早點休息,明天再來看你!拭以,妳多陪陪他吧!」說完就起身出去,
拭以拉了張椅子坐下,阿充:「妳沒事吧?額頭上的傷,還痛嗎?」
拭以訝異的:「你…認得我?」
阿充:「當然,我的心還懸在半空中呢!」
拭以:「那你…剛才怎麼沒拆穿我們?」
阿充:「愚人節快樂,是逗妳開心的!」拭以低下頭不說話,
阿充:「我曾做一個夢,和今天的情形一樣!當我問妳真的是我的女朋友嗎?妳回答說不是  
,愚人節快樂,是逗我開心的!後來問妳明天還會來嗎?妳說如果我不生氣,妳會來的!但 
那晚卻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妳,隔天早上從電視新聞上,看到了妳往生的消息,而且白布已蓋 
在妳臉上!一直不相信這是真的,但今天卻應驗了!我真的不希望結局還是一樣!」
過了一會,拭以抬起頭看著他:「我想…也許真的遇見她了,一個和我長得很像的人!我會 
勸她,也許她的身邊一直有個人,真正愛她,再等她!」
阿充開心的抱住她,拭以笑了笑,
不禁又想起〝情書〞那部電影的前言:「妳可能不知道,也許…他曾喜歡過妳!」。
分享 檢舉

評論 (1 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