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建築大師 貝聿銘看羅浮宮

4已有 497 次閱讀  2011-01-14 11:58   標籤建築  大師  貝聿銘  羅浮宮 


    貝聿銘在中國長大,在美國工作,一生在世界各地留下50多件獨特的建築作品。不過,在它們成為城市地標前,他總會遭到唾沫的“槍林彈雨”——批評、非議不斷。
    可他總是樂呵呵地瞇著眼:“建築不是畫畫,你可以不看,它總是站在那,旁人看不順眼,免不了有批評。所以說,建築師面皮要厚一點……”
  


   
    巴黎人,罵了我一年半
    盧浮宮改建,貝聿銘一生中最難對付的一個項目。上世紀80年代初,法國政府廣泛徵求改建方案,最後由密特朗總統出面,邀請世界上15位博物館館長評選,結果有13位選擇了貝聿銘的方案——核心就是在廣場上建一個“金字塔”入口,從地下通入宮內。
    不過,優越的法蘭西人可沒輕易放過這個外來“和尚”——金字塔?你懂我們的文化嗎?
    我對密特朗說,你要給我時間了解法國歷史。連著4個月,每個月我去盧浮宮待一個星期,看它的收藏怎麼分配。當時感覺那裏完全不對——大門從旁邊進去,裏面毫無方向。看一些珍品,要像跑馬拉松一樣穿過昏暗的走廊。就連公用廁所也只有兩個!
    後來我提出放玻璃“金字塔”,因為這個形狀體積小,但包含的面積大,採光也好——可以折射盧浮宮褐色的石頭,表示對歷史的尊敬。我還在地下設計了400座的視聽室、書店、餐館,還能通往時髦的地下購物城。
    但巴黎人認為太“花裏胡哨”,叫我不要動他們的千年國寶!法國報紙管我叫金字塔的 “貝法老”。巴黎人開始流行戴圓形小徽章,上面寫著“為什麼要造金字塔?”再說我從美國來,法國人看不起美國人,他們問密特朗為什麼法國人自己不可以修? 一個接一個,罵了一年半。我的翻譯嚇得渾身發抖,幾乎沒法翻譯我作的辯護。
    壓力大,但我很自信。後來我去拜訪當時的巴黎市長希拉克,跟他保證盧浮宮會和巴黎 融為一體。他不放心,讓我在實地放一個金字塔模型,接受公眾檢驗。我照辦了,用起重機在那裏放了一套鋼索模型。“五一”節,幾萬市民來看,在人行道上進行 公民投票。希拉克也來了,看了看說:“嗯,這項目還不算糟。”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5-01/12/content_2450385.htm







分享 檢舉

評論 (0 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