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2018/01/06 –2018/02/25陳愷靜-漆畫創作展

4已有 190 次閱讀  2017-12-22 14:17

陳愷靜-漆畫創作展  崩壞中昇華的阿修羅場

展期:2018/01/06 –2018/02/25

開幕:2018/01/06 () 1500

時間:週二至週日11點至18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地址:臺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13

服務電話:(02)2562-8629

官方網站:http://kingcarart.org.tw

 

 

大標:陳愷靜,以漆畫之美訴說生命中的阿修羅場

 

小標:漆藝創作的過程,宛如是經過一場阿修羅式的拉鋸修練,漆藝的美感除了來自珍貴的媒材,並且深藏創作者的耐心與愛,是從時間中沉澱而來。

 

---

 

    《夜之迴圈》與《春櫻擬色》是創作者陳愷靜令人印象深刻的兩件漆畫作品。漆藝發展初始遍及東亞,在日本發展到極致,再傳到歐洲。20世紀初開始發展出漆畫畫種,特殊的工法與技術,創造出許多可能性。而在陳愷靜的作品中,更是可以感受到台灣創作者所賦予的獨特風格,看似尋常風景的池塘與鵝,梅花、小鳥與貓,帶給觀者的感受卻已跳脫日式的漆藝風格,陳愷靜的作品以樸拙的台灣小角落,融合了優雅的古典歐式配色,以及細緻的浮世繪文人氛圍,大膽而鮮明的構圖更是讓觀者久久無法忘懷。

 

 

嚴謹的漆畫工法

    在日本,製作嚴謹的漆板,基本工序已有24道,但除了最基本的漆板製作,還需各種色漆髹塗、變塗、蛋殼、螺鈿貼付、金屬平脫、鑲嵌、蒔繪、沈金等技法交互運用,最講究的輪島塗漆器到製作完成可達上百道的工序過程。溫度必須控制在15 -32 相對濕度75-85%整個流程都必須小心呵護控制,漆藝的美感除了來自珍貴的媒材,並且深藏創作者的耐心與愛,在時間中沉澱而來。

 

 

與漆藝的相遇

    在大學時期,陳愷靜已經學習過多樣的創作媒材,從雕塑、陶藝、金工、竹編,卻一直遍尋不著適合自己的創作媒材,直到2007年至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學習金工課程的同時,才無意間發現漆藝課程的存在,因為濃厚的興趣而繼續延續創作,她覺得頗有相見恨晚的感受。

 

    後來也才發現:「因為漆藝本身無胎體,它作為表面修飾、保護的殼層,因此雕塑和陶藝的基礎,讓我得以在漆藝中的脫胎成型中,自由運用;金工和竹編亦能成為承載漆藝的特色胎體,種種的轉折都成為漆藝創作的養分,本次以漆畫創作為主,是希望能在畫幅中傳達更多的敘事細節,局部浮雕般的高蒔繪和種種媒材、技法造成的質地,溝通現實與延伸向畫中的路徑。」

 

    融合了多年學習的諸多技巧,並持續以漆藝創作,得到韓國清洲國際工雙年展、日本石川國際漆展入選,以及德國紅點設計概念競賽紅點獎。並由文化部所屬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補助日、韓參訪展覽,在國際參訪的過程,看到很多傳統或創新的漆藝創作、材料,並與創作者邂逅對話,感受跨國界對於漆藝創作的堅持。陳愷靜今年度也繼續與日籍沈金藝術家鳥毛清學習沈金技法,看到職人將一輩子付出在單一技法上的決心,跨越語言障礙,為了漆藝的傳承與學習而努力,感受漆藝的學習是一條無止盡的路,因為媒材的複雜,必須不斷校正與熟悉。

 

 

漆酚,引起人體過敏的罪名

    生漆中漆酚引起人體過敏的這條罪名,自從工藝史開始運用這種媒材以來,就廣為人知,在中國古代除了塗布人體,造成腫癢潰爛的修羅地獄成為一條酷刑;春秋戰國時代的刺客豫讓,也曾使用生漆毀容,以利行動。陳愷靜說起自己首次接觸天然漆時,是班上過敏最嚴重的學員,雙手臂不斷腫脹到幾近成倍,流湯發熱,連精神都萎靡。台灣漆藝人間國寶王清霜老師偶來巡堂,看到之後笑說:「金厚啊!漆愛妳才咬妳,阮老了漆隴不愛咬了。」一句話讓她從似刑罰般的過敏地獄中清醒起來,咬牙繼續撐下去。

 

 

梵語「阿修羅」

    梵語「阿修羅」存在於六道輪迴之中,個性善惡交雜,因生前個性時善時惡,好鬥、善嫉、多疑、易怒,男醜女美並具有法力,一輩子面臨善惡交戰的情境,於是他們可以生為天、人,但一念之間的惡又讓它們墮入畜生道或鬼道。「阿修羅場」如今常被拿來形容騷亂爭鬥或情感關係錯縱複雜的場面。

 

 

從生活中體驗出的阿修羅哲學觀

    這次的作品主題為阿修羅場,實是系列創作前後,同時學習韓文時學到的詞彙,用以形容人類的爭鬥混亂場面,陳愷靜認為,這和她以往認知的阿修羅神祇模樣有很大的落差,原來阿修羅的善與惡、崩壞與美感,都存在她的周遭。

 

    無論是教書或創作,觀察我最喜歡的自然界生物,或者是與人相處的過程。人際關係不論親疏,為了情感的攏絡或各種生活目標,產生交叉縱橫的鬥爭與索討。自然界的生物,跟隨季節變化,有不同的植物與昆蟲繁衍著,美醜不一,為了生存而努力著,可能必須為覓食而廝殺、設置陷阱、誘惑對方,成就延續生命的火苗甚至當自己面對自我的情緒,也常常在剎那之間善惡生滅,矛盾不已。」陳愷靜在背山面河、墓園、汽車旅館、教會、佛堂與工廠在附近交錯的八里工作室,兩貓陪伴,心中頗有如是感受。於是在面臨了諸多內外在的拉鋸矛盾後,便開始創作色彩鮮明、技法繁複的阿修羅場系列。

 

    漆藝創作的過程,也宛如呈現一種阿修羅式的拉鋸修練:原料的漆酚造成皮膚過敏時仍然必須堅持創作;漆層必須溫溼度俱足才能良好地乾燥;繪畫的加法之外,漆畫必須經歷研磨的減法,作品與雙手如同浸淫在顏料泥漿中,來回往復才能完成種種矛盾帶來漆畫和其他媒材截然不同的效果。透過複雜的漆藝技法描繪阿修羅場景象:如動物之間的狩獵意圖,或覓食的過程,亦有人與植物、或人與動物的互動,以及經歷外在或內心戰爭之下造成的難民肖像。

 

 

結語:陳愷靜-以漆畫之美訴說生命中的阿修羅場,進而刻劃並形塑成當今展出各幅畫作的緣起。

 

分享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