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2018/10/27(六)金車文學講堂:蔡孟利【只是本推理小說嗎?談《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中的,不

2已有 37 次閱讀  2018-10-02 15:34   標籤文學  推理  講座  演講  講堂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2018/10/27(六)14:00-16:00
講師:蔡孟利
講題:【只是本推理小說嗎?談《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中的,不那麼純屬虛構】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電話:02-2562-8629#13
報名網址:http://www.kingcarart.org.tw/index.php



------------


不那麼純屬虛構 蔡孟利以小說直指學術界黑暗

  蔡孟利,出身台南,台大動物系博士,現為宜蘭大學生物機電工程學系教授。2016年曾於擔任《科學月刊》總編輯期間,針對台大論文造假案持續發表評論,也看到許多學術界不為人知的一面。

關於台大論文造假案
  
  2016年11月,由台大生科院前院長郭明良、醫學院教授張正琪等研究團隊發表的多篇論文,在PubPeer(學術同儕公共論壇)上被踢爆造假。當時擔任《科月》總編輯的蔡孟利決定要連續追蹤此事,不管投書媒體、或是撰寫報導評論他都嘗試,只因他心中那份對真相的堅持與執著:「我不想看到曾經乾淨、理想的母校台大,變成現在這樣。」

  「台大論文造假案對我的衝擊,不亞於我拿到學位、找到工作的程度,它也影響了我現在的生活及工作,這件事也帶給我很大的挫折感。」

  在造假案爆發之後,接下來的七個月蔡孟利鍥而不捨的追蹤教育部、科技部、台大對於此事件的後續處理,但他們卻連最基本的通知期刊調查結果、建議撤稿也不執行,只換來消極的態度「那是國際期刊,台灣政府不能做任何要求。」2017年3月,當時台大校長楊泮池宣布不續任後,此事漸漸冷卻下來,但蔡孟利認為這件事並未得到最好的處理方式,因為造假論文至今仍存在於國外各大期刊上,繼續被參考、引用。「這就像黑心食品,政府懲罰了製造商,但卻還是讓食品繼續在市面上販售。」

  過程中,許多人勸他不要再主動報導此事,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煩,他也坦承「若我當時不是《科月》總編輯,又或是還處於有升等壓力的時期,我真的不會去做這件事。」蔡孟利坦言自己不是盡善盡美的人,但對於學術研究,他還是持嚴謹態度看待。

知識分子VS社會責任

  採訪當日,蔡孟利邊走邊介紹校內各建築物。那時,正是大學生的期末考,經過教室時,只見所有學生埋首考卷中,煞是認真。進入系館研究室後,水箱裡的蝦蟹發出咕嚕咕嚕的水聲,彷彿在對我們打招呼。

  研究室外牆,張貼著TDK盃全國大專院校創思設計與製作競賽的海報,2017年,蔡孟利帶領的宜大生物機電工程系學生榮獲比賽中「遙控組」第三名。而實驗室內的學生亦如火如荼準備今年的比賽。除了比賽與研究,蔡孟利帶給學生一個重要的觀念是──「態度」。

  「我到底在做什麼?」去年六月時,蔡孟利還想寫評論追蹤此事時,匆匆一閃而過的念頭。也許是這幾個月來,對於學術界黑暗的徹底失望,內心深處的聲音如醍醐灌頂般的告訴他,換個方式嘗試。去年卸下《科月》總編輯後,他想寫本小說來談造假案,其中最想談的面向有兩個,一是「為什麼生物醫學界可以爆出這麼大的事情」,二是「學生在這事件中的艱難處境與日常」。

趁還沒壞掉以前寫下這個故事

  「我原本只想要寫一本小說來談這件「造假案」的事情。甚至原本也沒想要將它定調為『推理小說』。」蔡孟利笑著說。

  「我從來沒寫過小說,以前的我頂多寫散文或新詩,那時我還愣了一陣子,我到底要怎麼寫?」蔡孟利笑說自己生活是個無比單純的人,自部隊退伍後就在研究機構與大學裡工作任教至今。任教初期曾萌生念頭想要寫本小說,但因為身邊實在沒有「適合的故事與題材」便沒有繼續寫下去。

  造假案爆發後,他拾起之前有簡短開頭的那份手稿,重啟寫作之路。他打趣地說自己像是廟裡的「桌頭」,擔任著演繹整件事情來龍去脈的角色。坐在電腦前,眼睛注視著手稿,突然地,腦海中就會自動產生一些畫面和對白,而蔡孟利就負責捕捉這些情節和對白並用字句紀錄下來。短短兩個月,他就完成二十一萬字的小說。

  這兩個月,他非常規律地,處理完公事就坐在電腦前,開始編織故事直到凌晨方休。每天逼自己至少產出二、三千字,熬夜的狀況直至出版後才緩解,但也導致身體抱恙。一開始以連載的方式在Facebook上刊登,擔心有寫作壓力因此只開放給好友閱讀。有天,好友兼資深媒體工作者──楊惠君看到了這些文章,因緣際會下引薦到皇冠出版社。一般長篇小說的長度介於八萬至十二萬字間,蔡孟利原本也想在這最適宜的長度作結,但沒想到欲罷不能,因此先將皇冠的朋友加入臉書好友,慢慢閱讀他的連載。最終交付出版社後,皇冠在不到十天的審稿後就接受了,並且不刪修其內容,讓蔡孟利深切感受到皇冠出版對作者的尊重。

  「幫我記得我還沒有壞掉的時候!」他引用《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裡的台詞,作為這本書的註解,他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與學生,在這個偌大的學術圈中,不要因為不合理或黑暗的事情讓自己偏離軌道。「我相信不管環境再怎麼糟,好壞比例仍然是51:49,認真做研究的肯定還是比投機造假的多。」現在,蔡孟利也正在籌備下一部小說並尋覓出版機會,衷心期待下部作品能持續讓大眾重新正視學術界的這起事件。

分享 檢舉

評論 (0 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