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金車文學講堂:張國立、臥斧【大步邁向Mystery World!──張國立 X 臥斧談華文推理創作的

已有 84 次閱讀  2018-12-28 13:25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2019/02/16 () 1400-1600
講師︰張國立、臥斧
講題︰大步邁向Mystery World!──張國立 X 臥斧談華文推理創作的現在與未來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13)
電話︰02-25628629#13
報名網址︰http://www.kingcarart.org.tw/index.php

 

資料提供/張國立

資料整理/周芷慧

 

張國立曾任記者與編輯三十年,目前專業寫作,新作有長篇小說《史上第二偉大的魔術師 金陵福》、《戰爭之外》、《海龍改改》等,即將出版《炒飯狙擊手》。

 

獨立的開始

「炒飯,我認為是每個男人獨立之後會做的第一道料理。」張國立說。2018上半年,張國立參加了丙級廚師的考試,學習的過程中,使他萌生的創作出一本有關美食推理小說的念頭。這麼多美食,為何偏偏是「炒飯」雀屏中選呢?炒飯只需要五個簡單的元素︰雞蛋、飯、鹽巴、胡椒與蔥,如此簡單的元素卻能炒成一道讓人在異地難以忘懷的美味佳餚。

學會炒出一盤炒飯,代表一個男人成長的開始,意味著他開始獨立生活,也可視為轉大人的過程,所以張國立選擇以「炒飯」作為小說主角的獨門功夫,運用眾所皆知的一道中式料理引領大家進入他的推理世界。訪談中,他回憶起在國外旅行,與一同在異地旅遊的陌生人分享一盒中式炒飯的美味與感動,至今仍令他印象深刻。

 

喜歡看故事和寫故事的人

一本書的問世,定是經過作者無數次的修正與編輯的再三校閱,最終才能出版。所以請張國立以讀者的角度來檢視自己的閱讀標準時,「我沒有什麼太高的標準,只要是小說,我都喜歡閱讀。」正如同請他以一句話來形容自己時,他稱自己是個喜歡看故事和寫故事的人一樣。訪談中,他直白地指出,當今多數人不喜歡閱讀的原因在於他們「不知道該如何閱讀一本書籍」他建議,可先由自己感興趣的主題作為養成閱讀習慣的第一步,隨著時間的累積,慢慢地會培養出對於某一類書籍的愛好,更進而培養出對某一類型作家的喜愛。接著,就會像追星族一般每日期待作家出版新書,就像我上述提到的作家一樣,每次他們出版新的小說都會令廣大書迷感到興奮。

「父親過世前給我兩本書,第一本是《福爾摩斯全集》,第二本則是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國富論》我一個字都沒看,可是《福爾摩斯全集》我反覆讀了很多遍,這也奠定我人生的的改變。」張國立說。亞瑟·柯南·道爾,是他最先接觸,也是最喜愛的推理作家,訪談中也提到自己在所有讀本中,唯有閱讀推理小說時能讓心情比較平靜,熱愛閱讀的他最近看過並推薦的書籍為以下四本:《生死逆行》、《幻影女子》、《為你沉淪》和《消失的費茲傑羅》

 

未完待續的故事篇章

「我腦中有好多構想要寫,我想可能會寫一個比較偵探的東西,我以前寫偵探都有點玩笑性的創作,我不太喜歡寫本格派的推理,寫推理小說有兩個問題,首先,你必須先要有詭計,然後再寫小說,很多作家都是因為先有了詭計才開始創作推理小說,再將故事放進來;有些則是作家已有了故事,只需增加詭計,所以這兩者差別很大。我現在整個故事都有了,只差將詭計置入,所以我可能會寫一系列的偵探小說,其中一本叫做《打不死的死刑犯》,我只要講了就一定會寫,這也是我唯一的信用,哈哈」張國立幽默的說著。

 

打開感官  用心感受

擔任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評審多年的他,明確說出以下看法︰「當一部小說不能將自身的成長背景環境表達出來,這本小說價值感就相對比較低,那是一件相當惋惜的事,在歷年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到很多創作者給自己束縛,我覺得大可不必要如此受限。打開感官。」

希望美食推理這一系列能有更多台灣推理作家一同參與,希望能有多人的參與,不只是我跟臥斧。不封閉自己的視野,使其更為豐沛,是張國立奉行的創作初衷,也是他給年輕人的建言。

 

 

臥斧,念醫學工程,但是在出版相關行業打滾。想做的事情很多,能睡覺的時間很少,即將出版《螞蟻上樹》。

相反創作發展 相同初衷理念
螞蟻上樹,為中國川菜,菜名源於肉末沾在粉絲上,看上去猶如螞蟻枝上爬。

張國立以炒飯作為故事主角的拿手料理,炒飯對於外國人而言,是一道相對好理解的料理;而臥斧以螞蟻上樹作為貫穿全書的主軸則會讓外國人產生好奇心,好奇這究竟是一道什麼樣的料理?「我們朝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但初衷是相同,用特殊的台式料理去吸引外國人的目光。張國立老師希望能藉由台灣美食料理之特色讓外國人對台灣料理感到興趣以及新奇,外國人雖熟悉推理小說的,但對台灣料理不是很理解,所以希望藉由這兩樣東西的擦撞能產生不一樣的火花。」臥斧說。

該如何讓台灣推理與世界接軌呢?這樣的問題,張國立與臥斧有著相同的初衷,他們都希望台灣推理能走出自己的風格,但他們對於「將台灣特色美食料理結合推理」如此的設定卻有著相反的故事創作發展。

靈感並非從天而降

傑克倫敦曾說過︰「靈感是已經結好的果實,你不能光等著靈感,得拿著棍棒去追。」對臥斧而言,靈感並非從天而降的驚喜,而是平常觀察了許多日常,然後於某一天發現,兩件看似無關的東西,湊在一起卻變得意外有趣,又或者是轉換看待事情的角度。「在那一剎那,你就會覺得那是個靈感。你就會開始想要寫故事,靈感並非從天而降,而是不斷累積生活的微小靈光片段,反覆拼湊出不同的故事。觀察力其實是可以練習的,練習越勤快你就會越敏銳。」

「我對絕大多數的知識都是有興趣的,除了對考試沒興趣。」臥斧說。言談中可感受到他不喜歡會使腦袋僵化的填鴨式教育,甚至覺得為了考試而將知識轉化為考卷解答感到乏味,不過,問題轉換為最近讀過的書籍時,臥斧侃侃而談,《比小說還離奇的事》、《一隻狼在放哨》、《瘋癲文明史》、《惡血》、《殺人者的記憶法》以及《推理寫作祕笈》都是他最近正在閱讀的書籍。

正視社會存在已久的問題

臥斧閱讀小說著重於創作者如何在故事中描寫「人性」,其次則是作品裡有無特殊的議題討論。

「以《螞蟻上樹》來說,它其實是個有權力的人壓迫沒權力的人的故事,若你讀了,會發現某些人被壓迫,即便一開始是自願的,但會答應也是因為有利益之條件交換。於《螞蟻上樹》一書中,我也放入了食安風暴相關議題,希望大眾能多多注意社會上正不斷重演的問題。」最後請臥斧以一句話形容自己時,他是這麼形容的︰「不要讀我的自我介紹,去讀我的書! 」

 

分享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