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網站

用戶名

密碼

羅盈嘉 創作個展【在路上】Lou Ying-Jia Solo Exhibition: On the road

已有 76 次閱讀  2021-11-26 18:24   標籤藝文展覽 

羅盈嘉,出生於花蓮,目前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博士班,工作室位於六張犁附近的大樓裡,因為多數畫作篇幅過大,無法在桌面進行創作,時常在地板與牆面上進行創作,對於此她說雖然常畫到筋疲力盡,但每天依舊持續的繪畫,她認為在藝術生涯的路途上不斷的創作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突 破

「我希望水墨不只是人們一般印象中的樣子,它還有更多的可能性!」羅盈嘉說到,對於水墨她抱持著一個未完成的使命,藉由不停的創作與研究,展現出獨特的繪畫方式,在作品中可以發現與傳統水墨技法十分不同,細膩綿密的線條彷彿像是一幅柔順的素描畫,水墨色調的單一性並不侷限她用色方式,不同的筆觸所刻畫景物的深度與廣度,營造出宛如迷霧般的氛圍。水墨對於她來說,具有一種含蓄和內斂的特質,正因為該特質有強烈內在性的隱喻探索在其中,所以在作品方面,她喜歡保有隱晦和曖昧的部分,具有許多想像空間和對話的狀態,提供觀者產生各種解讀,羅盈嘉認為這樣的藝術狀態很迷人。

展現水墨更多元面貌的想法從沒停過,訪談中她說到:「藝術不應該就是人們口中的那樣。」在大學求學時期,美術系必須多次的參加比賽與展覽,在某次的比賽中,她運用手繪書跡的方式繪製一張當時比賽的獎狀,參與系上規定的展覽,她認為,既然大家都如此渴望獎狀及榮譽的話,那就自己創作一張吧!那次參展雖然引起系上的議論紛紛,但羅盈嘉對此並不後悔,倒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而這也觸發她思考媒材更多的可能性。

突破瓶頸,對羅盈嘉來說是創作的必經之路。持續創作的路途上,瓶頸如影隨形,每當完成一件作品又或是舉辦一檔展覽,雖然得到許多反饋,但隨之而來的是感受到自己被掏空,並不斷思考接下來的藝術生涯、創作內容的突破。面對瓶頸她選擇交給時間,時間給予她沉澱、思考,以及脫胎換骨的勇氣,她認為突破瓶頸的方法就是”好好生活”,回歸現實,整頓思緒,面對創作就會有截然不同的想法。

不斷的歡迎與告別

關於這次展覽,概念源自於羅盈嘉生命歷程上不停的移動,不論是離開家鄉至台北求學、畢業後初入職場,或是重回校園攻讀博士,這段生命記憶隨著她每個階段不停換環境,這期間重複面對不同地方的離開與重新適應,這其中造成了自我歸屬感迷失,甚至是對家的定義產生模糊,種種感受與經歷也為她接下來的創作帶來更多的養分。

這些感受對於離鄉背井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引起共鳴,每一次的離開不知下次何時歸鄉,也在不斷換環境中產生對家或是居所產生懷疑,當換一次環境就需要重新適應,這對羅盈嘉而言,是一個很奇妙的心理過程,一種對自身情感歸屬上的質疑,以及尋覓著個體身在何處,像個隨處飄移的漫遊者,切換不同的身分與角度生活著。因為距離不斷的改變,過程中決定與人之間的關係,不論是對離家或返家的掙扎,還是對一個所處地方的遠望,或者是尋找一種身分不明的人身上的定位,這些心境上的轉變及感受,讓她拿起最熟悉的畫筆記錄當下的心情與情境,也希望觀者在她的作品中可以尋找自己的位置。

「在.路上」

這次展覽以風景為主要題材,羅盈嘉說現代人的移動相當頻繁與便利,人們可以到達他們想去的地方,像是從台北出發在車上一覺醒來就抵達花蓮了,或是可以隨著景物的變換判斷現在火車大概開到哪個地方,因此作品畫面帶給人一種從車窗向外看的既視感,彷彿自己身在一個旅程中前行。

時間的流動影響空間與人的距離,既快速卻又疏離,旅程途中我們無法隨時判斷自己身處何處,這種迷失感正是她創作的靈感之一。羅盈嘉一直在人生與理想的路途上奔波,所呈現的作品並無繪畫特定區域的景色,搭車的路途中、工作外出時的景色,不同時間及地點上景物的轉換,根據記憶描繪出腦海裡印象深刻的事物,並帶著旅程上的感受及心境,重新刻畫人生旅途中的風景,山景、樹林都成為她筆下細膩描繪的對象,讓這種不安定感找到心靈上暫時寄託的方向。

在路上了嗎?是我們日常對話的語句,語意包含不確定、未知的因素在裡頭,或許是告訴互相確認位置,更多時候是告訴他人自己當前正在進行的過程,在反覆移動的過程中,都為人生的路上刻畫下不同的記憶,羅盈嘉說:「我想透過風景,將那些曾經,以及在生命中的許多不可說,以及隱喻後的轉化,訴說著對事件、對感情、對生命中的重要他人,各種延續到今日的回憶與再現,以及可能的思念語彙。或許,藉由風景,我們得到了可以和過往對話以及和解的方式。」

 

資料提供/羅盈嘉  文章整理/吳昀臻

分享 檢舉